二姐走了,那段时间,我的魂儿好像也跟着走了, 我没有兴趣处理家事我没有兴趣走街串巷, 我只是坐在书房里坐在曾经父亲的位置上,呆呆地坐着, 也没有去动身后的那些书脑海中就像过集市般, 乱哄哄闹哄哄。 “少爷,陈姑娘求见。” 阿大在门外请示道。 “哦。” 我浑浑噩噩地答道。 “吱呀”,陈翠莲推门而入,两只灵动的大眼睛四下一扫, 就看见了定定地坐在那的我欢喜地走近前来, 却见我一脸憔悴两眼无神地盯着空处,不由丝巾下的嘴角一翘, 却又觉得意兴阑珊起来。 “相公,你这是怎麽啦”翠莲使劲地摇晃着我的手。 我无神的眼睛盯着她那如花的娇顔,却并没有一丝波动, 淡漠地道: “别摇了我只是懒得动而已。” 翠莲俏皮地看着我那发呆的脸,不知怎麽心里却多了一丝伤感, 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浮上心头趁我不注意, 伏下身子轻柔掀起我的外裳,拉开我的小衣, 暴露出了我那毫无生气的阳物。 感受着下身突如其来的冷感,我忙挡住翠莲那柔若无骨的小手, “不要来烦我让我一个人呆着吧。” 翠莲根本没有理睬,自顾自地跪坐在我身前, 一只手握住我的阳物轻轻套弄着另一只手轻轻摩挲我的阴囊, 时不时还搓揉下我的蛋蛋。 一股酸麻酥软的感觉曼延全身,舒服得我差点喊出声来, 翠莲那温柔羞红的脸颊和丰腴圆润的身体给我形成了强烈的刺激 再也顾不得呵斥她的行爲只想好好地享受一番。 翠莲温柔地看着我的阳物,宛若盯着传世宝贝一般, 我的宝贝勃起得越来越粗壮她的芊芊玉手渐渐得无法包容, 每次套动阴头都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突破她的小手指指向她的头部, 急不可耐地在她的指缝间跳动着。 翠莲感到了身下的一片火热,不由得幽怨地瞪了我一眼, 却不知那一眼的销魂迷得我浑身又是一颤, 阳物在她的手中变得更粗更壮。 在我的满眼期待中,翠莲一手握住我的阳物根部, 张开娇艳的小嘴深深地含了下去。 我的阴头被吸进了她口腔的尽头,直达那柔嫩之处, 那股熟悉的快感瞬间涌遍了我的全身湿热狭窄的腔道将我的阳物紧紧包含, 她那滑腻灵巧的舌头亲密地接触着口腔内硕大的阳物 在我阴根的每一条脉络每一个突起上温柔地爱抚着、游荡着。 当我迷醉于这销魂的快感时,翠莲的头部缓缓挪动, 将我的阳物慢慢吐出只留下阴头仍含在嘴里, 再用她那温暖湿滑的香舌亲密地在阴头的表面挑逗着 时而轻柔划过马眼带过我别样的刺激。 然后再次将我的阳物深深含入,来回运动着。 我的阳物在她的口腔内感受着她舌头那温柔缠绵的抚弄, 快感一波波袭击着我全部的意识只留下空张着却喊不出声来的嘴。 我双手无意识地紧紧扣着她的肩头,身体随着她带来的或轻或重的刺激感到阵阵颤栗。 翠莲握住我根部的芊芊玉手慢慢后移扣住我的臀部, 轻轻用力以便我的阳物能更容易地进入她的嘴唇。 在她如此温柔的刺激下,我忍不住急促地喘息着, 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哼声。 翠莲注意到我的反应,更是加快了动作。 这一来,却把我带到了崩溃的边缘。 翠莲感觉到了我的阳物的异常搏动和阴头的胀大, 知道我即将迎来快感的巅峰她更是增加了技巧, 全力的吞吐着我的阳物让我感受到了在女人沟壑间抽插时的快感, 一次次让我的阴头插入她的喉咙深处强忍着那股恶心感, 将我的阳物全部吞入她那温暖的口腔她的牙齿刮动着我的阳物, 她的巧舌盯着我的马眼随着“啊”一声, 我迎来了那美好时刻我的精液飞散于她的口腔深处, 随即被她咽下。 我舒爽地微眯着眼软倒在椅中,双手抚摸着翠莲的秀发, 忍不住感叹道: “翠莲你真好啊!”翠莲依偎在我怀中, 脸贴着脸轻轻摩挲着亲昵地跟只乖巧猫咪似的, 慵懒地问道: “相公你怎麽躲在房中不出去啊, 也不去找我。” 看着那鲜艳亮丽的红唇,我忍不住内心的火热, 忙一口含住饥渴地吮吸着,舔吃着她的胭脂, 翠莲闭着眼摆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样,弄得我下身又是坚挺异常。 我再也不满足在外面流连,舌头熘进她的双唇, 探进她的牙齿翠莲娇喘咻咻地任由我在她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 舔舐着内里的每一个角落。 我灵巧地勾引着她的小香舌,时而紧紧缠绵, 时而玩耍游戏时而含住香舌吮吸,时而吞吸嘴内的液体。 双手也没闲着,一手早已深入她的衣内,在她那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肌肤上流连, 时不时偷袭下她敏感的双峰两颗乳珠耸大得犹如珍珠一般, 另一手早已滑入她身下的沟壑处不断流连嬉戏, 灵活的手指更是往深处抠挖着。 翠莲全身发抖扭动着,大口喘气,无力地睁开秀眸, 似嗔似怨地朝我白着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浪的春情, 她被我挑拨得欲焰焚身全身潮红,衣裳散乱, 真恨不得让我好好玩弄一番。 “我的小莲莲,想要吗”我凑近翠莲的耳边, 亲吻舔弄着她的耳珠顽皮地向她耳内吹着气, 柔声蛊惑着。 “少爷,少爷,你别蛊惑我啊,啊!”翠莲忍受着娇嫩耳珠被牙齿研磨的麻痒劲, 喘着粗气呢喃着“少爷,我,我是有事来找你的啊, 啊!别咬了我,我要受不了的。” 一只柔嫩小手向下探去,握住我的巨大,狠了狠心, 用力一掐。 “嘶”,一股凉气直冲喉间,我忍住下身传来的痛楚, 皱紧了眉头 恶狠狠地道: “死丫头, 干什麽想做寡妇啊。” “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嘛,都说有事了。” 翠莲睁着可怜楚楚的大眼睛看着我,忽闪忽闪着似要滴下泪来, 嘴角微微翘着一派纯真模样。 “小妖精。” 一团火气从小腹处浮起,阳物狠命地顶着她的胯间, 像是要报仇似的一挺一挺着寻着那桃花深处。 我报复似的紧紧搂住翠莲,用力把她的身子往下压去, 只听“啊”一声阴头竟是顶着衣物进入了她。 “小冤家啊,罢了,且从了你吧。” 翠莲幽怨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吻住了我的唇, 细腻柔滑的小香舌娇蛮地闯进我的口腔勾引戏耍着我的舌, 时而点点碰碰时而推推搡搡,时而温柔缠绵, 时而狡猾追逐真是让我既爱且恨,却又甘心地陪着她游荡。 她的双手也变得极不老实,白嫩如玉般的手指伸进衣内在我的胸膛上不停画着圈, 最后游弋着绕着乳头打转一圈一圈。 “嘶”,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她竟然掐了我的乳头一下, 可是我没有感到疼痛而是如潮的快感。 爲了摆脱被动的局面,我双手固定住她的柳腰, 挺动着下身让阳物隔着衣物在她的密道中耸动起来, 不知是不是衣物带来了更大的摩擦感她的春水一股股地透过衣物冲刷着我的阳物, 是它变得更是挺拔雄壮。 我们两人就像相互较着劲般,我专攻下身, 她专攻上身都等着对方先败下阵来。 翠莲娇嫩红润的樱桃小嘴离开了我的嘴, 一种空虚感刚传到脑部另一种更舒爽的快感紧随其后, 我低头一看原来翠莲含住了我的乳珠,时而或轻或重地噬咬, 时而大力吮吸时而温柔研磨,那如潮的不耐感化爲了我的动力, 我加大了下身的力度阳物不管不顾地往桃源深处挺动着。 “啊…”我和翠莲同时发出了醉人的吼声, 却是同时到达了兴奋的巅峰。 我喘息着紧紧抱住怀中的人儿,嘴唇在她脸上毫无目的地游移着, 舌头不管不顾地舔舐着真是爱煞了她。 “相公,相公。” 翠莲娇嗔着推开了我的怀抱,擦拭着迷离的媚眼, “真是的口水弄得人家满脸都是,眼睛里都有了, 臭死了啦。” 看着翠莲动人的媚样,感受着因爲摇晃而带来的下身处的包绕感, 刚刚激情过得阳物又一次昂起了头胀满了湿滑的水帘洞。 “怎麽又硬了啊,可不能来了啊,相公, 放过我吧。” 翠莲可怜兮兮的样子让我怦然心动,大嘴没头没脑地在她胸前胡乱嘬着, 一手抚摸着她那柔嫩白皙的背部一手揉捏着她那圆润柔滑的美臀, 下身在她体内一下下地耸动着。 几路攻势袭击着翠莲的意识,她暂时忘记了一切, 专心享受起我对她的“照顾”两眼微眯着, 小香舌探出红润的嘴唇无目的地舔动着一脸的舒爽模样。 “好人相公,把下面的衣裳拉出来吧,磨得人家难受死了, 好不好嘛”翠莲不依地在我怀中摇晃着却不曾想这样动作, 下身处磨动更甚那衣物粗糙的感觉随着耸动狠狠划拉着我们两人的娇嫩处, 那种感觉就像直接摩擦在心间。 “啊…”我和翠莲同时呻吟出声,虽不是肉与肉的直接贴合, 也不是枪枪触顶的爽利感受异物带来的别样刺激却让我们感到了另类的麻利触感, 更有了偷情时爲了省事做出的别样情怀。 我动情地亲吻着翠莲湿润温柔的红唇,舌头迅速探进了她的樱桃小口中, 缠住了那柔软湿滑的香舌恣意吮吸着,吞吃着那清甜如甘露般的津液。 翠莲也激烈地回应着,小香舌围着闯入者不停打转、舔舐, 一只芊芊玉手不知不觉之中探进我的衣内肆意玩弄着我的乳头。 “嗯!”我们俩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融合着, 欲念萌发情欲高涨,俩人的舌头你舔着我, 我舔着你情意绵绵地纠缠在了一起。 翠莲完全放开了心怀,柳腰杂乱地扭动着, 打转着时而起落着,满头秀发散乱着、狂舞着, 像一位女骑士在我身上潇洒地驰骋着。 突然,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我不由把住她的柔软的腰身, 卯足了劲飞快的往上冲刺着一抽一插间, 我突然变得飘飘然起来阳精一股股地隔着衣衫喷射进了她的幽谷深处。 被我的阳精一激,翠莲的玉体一阵哆嗦, 也在强烈刺激的销魂感中泄了身也到达了情欲的高峰, 一股浓白的阴液从娇艳美嫩的幽谷深处流淌出来。 我们紧紧相拥着,温柔地亲吻着,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一股深入骨髓的疲倦感直达脑部,我拥着翠莲, 柔情地道: “小莲莲我们休息会吧”“恩。” 翠莲乖巧地应答。 两人拥着在甜腻的欢后情怀中带着满身疲惫沈沈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