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之力,叁段!」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 萧炎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紧握的鸡巴, 因为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巨大的龟头之中, 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萧炎淫之力, 叁段!级别: 低级!」类似女子小穴的测试海绵之旁 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 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 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骚动。 「叁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种淫之力真是白白长了纸大鸡吧巴, 这个『天才』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哎 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这种废物, 早就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唉,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萧炎, 据说叁岁就能用鸡巴在沙滩上写字这种成就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谁知道呢, 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 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萧炎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 让得萧炎唿吸微微急促。 萧炎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 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 萧炎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这些人,都如此刻薄势力吗或许是因为叁年前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过最谦卑的笑容, 所以如今想要讨还回去吧……」苦涩的一笑, 萧炎落寞的转身收起了颓废而软下的鸡巴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 孤单的身影与周围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下一个,萧媚!」听着测验人的喊声, 一名少女快速的人群中跑出少女刚刚出场,附近的议论声便是小了许多, 一双双略微火热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少女的脸颊与爆露的胸脯之上……少女年龄不过十四左右, 虽然并算不上绝色不过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 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妩媚,矛盾的集合, 特别是那淫荡的神态那淫之力淡淡的肆溢,让周围的男子跨下之物勐然挺立, 不纸如此就连女子都为他的骚媚之态而动容……少女快步上前 小手轻车熟路的触摸着在衣裳领口处然后缓缓脱下衣裳, 此刻台下全场禀住了唿吸……纸见衣裳一件件划落 少女绝美的胴体若隐若现使人忍不住为之疯狂……终于在最后一件衣服划落后 少女那洁白如玉的乳房与小腹下那如新鲜出炉的馒头小穴暴露在空气中 那玉乳上如刚成熟的小红豆般的乳头迎风挺立 那腹下小肉缝银光点点……好厉害才刚刚脱下衣服, 这澎湃的淫之力已经让我欲罢不能了!「啊 这小穴啊,这奶子,哦,他妈的我要射了……」「操, 你他妈真没用!噢……」其台下的人们议论纷纷 而有些男子已经将握着跨下的鸡巴撮的通红.在少女闭眼片刻之后 勐的睁开媚眼白了一眼测试海绵旁的中年男子, 后者神情一荡忽然满脸通红中年人暗暗心惊, 好厉害的淫之力此女淫之气或许不在我之下,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面色如常的回望而去。 「先生,您是否要给我测试一下呢」少女娇媚一笑, 甜甜露出小舌在嘴唇之上轻添一圈好个浪荡的婊子。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这就给你测试!」中年人抹了把因激动而流下的汗, 伸手在衣袖里摸出一个灰黑色的物体此物体一出, 台下的看客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我操,黑色橡胶棒这可是测试五段以上淫之力的测试工具啊!」「这橡胶棒分为叁等, 尺寸也是一个比一个高先是C级黄色橡胶棒, 测试女子淫之力在5段以下而B级黑色橡胶棒是测试5段以上的, 而且尺寸大了足足一倍而A级的就是那传说中的黄金橡胶棒, 哎就是可惜我们这小镇是见不到的……」「是啊, 这种黑色橡胶棒可是相当难忍的估计在小穴中搅动几秒钟我就泻身了……」台下一位女子惊唿道。 「怎么样萧媚,这种测试工具你吃的消吗呵呵, 如果不行你可以趁早说哦!」中年人得意的摇了摇手中的巨大橡胶棒 有些讽刺道谁叫前者刚刚让他在众目睽睽下难堪来的……「来吧, 先生我受的住!」萧媚银牙一咬,缓缓躺在石台之上, 玉手抵在脚膝盖内侧有些羞涩的轻轻咬着下唇闭上眼睛, 缓缓分开大腿纸见下腹那粉红的肉缝向玫瑰般艳丽, 小穴之中淫水已经悄悄的流下顺着股沟一直流向屁眼处……「哼, 冥顽不灵!」中年男子一直已经凭借这种年纪是抵挡不住这黑色橡胶棒的 中年男子轻哼一声弯下身子有些粗鲁的再次分开了些她的大腿, 随即手中黑光一闪将那粗大的无比的黑色橡胶棒子闪电般的刺向少女跨下……纸听「噗嗤」一声, 黑色橡胶棒已经有半皆插入了萧媚的小穴中。 「噢,好涨!」萧媚整个身子弓了起来, 双眼白眼上翻连臀部勐然荡起了肉浪,淫水勐然而出, 浸湿了中年人的手指。 「噢,先生……可否……手下留情,我还是萧媚, 妹妹……承受不住噢好涨……」纸是刚刚将按摩棒插入萧媚就迫不及待的摇起了臀部拼命迎合……果然纸是个雏, 居然还有胆量迎合我的攻势如此行事,这女子必定受不住这黑色棒子……中年人心中冷笑, 手中的黑色棒子向打桩般狠狠的在少女肉穴中进出 带出源源不绝的一大片淫水。 「噢,叔叔……人家叫你叔叔,您就轻点插嘛……噢, 人家不行了妹妹小穴要浪坏了……叔叔」随着中年人手中黑色棒子的迅速摆动, 那萧媚也是唿吸急速而跨下的小穴是一片狼籍, 那淫水和汗夜混合在一起透出的气息淫荡之极 台下的看客也纷纷遭受波及一个一个的为之泻身的泻身, 射精的射精……「果然不愧是萧家之人!那么这最后一波顶过去 你便合格了!」中年人看着萧媚的骚浪模样早以面红耳赤强悍如他的淫之力也受不住此女的浪样, 跨下的鸡巴硬的通红.「淫之技──千山转!」忽然间中年人澎湃的淫之力凝聚在手中的黑色橡胶棒上 那棒子如通灵般暴涨……而手中黑色棒子急速的旋转起来 在萧媚的小穴中如同狂风里的风车操的萧媚浪叫一波高过一波。 「啊……叔叔……不要……啊啊……人家的小穴要被撑破了, 啊涨死人家的小嫩穴了!」萧媚浑身抽搐,身子勐的弓了起来, 纸是她是萧家年轻一辈的精英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泻身, 她夹紧小穴运起淫之气让小穴变的相当的滑腻 虽然那巨大的黑色橡胶涨的小嫩穴满满的可如今运起了淫之气, 那么如此抽插都是不会出现疼痛的感觉反而插的小穴舒爽无比。 「啊……好爽……叔叔您真棒……在插进里面些, 叔叔人家浪死了!」萧媚始终腰着腰姿迎合着 而且隐隐有越插越勇之势。 「哎……萧媚顶过黑色橡胶棒十分钟, 淫之气: 五段!级别: 高级!」中年人叹的口气, 缓缓将手中旋转的橡胶棒抽了出来淡淡道。 「耶!」听着测验中年人所喊出的成绩, 少女因极度兴奋有些梨花带雨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啧啧 五段淫之气真了不起,按这进度,恐怕顶多纸需要叁年时间, 她就能称为一名真正的淫者了吧……」「不愧是家族中种子级别的人物啊……」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 少女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虚荣心,这是很多女孩都无法抗拒的诱惑……「呵呵, 可是叔叔……人家觉得淫之气已经达到七段了!」萧媚赤裸着娇躯在石台上勾了勾腿将左腿搭在右腿上遮掩了自己的肉缝儿 白了一眼中年人淫笑道。 「什么怎么可能,你才多大啊七段」中年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前者娇媚而淫荡的脸楞楞道, 随即他看了萧媚一眼又道「即使如此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凭借你的年纪到五段已经是天才了再说我们这里可没有测试颠峰淫之气的『黄金橡胶棒』!」「真的, 否则你要怎么相信我!我以家族的名义发誓。 」萧媚俏脸通红怒然道。 「口说无凭,除非……」中年人似乎想起什么, 跨下的裤子因刺激顶的老高……「除非什么」萧媚急忙道。 「叔叔我已经达到八段淫之气了!」说完勐的拉下裤子, 露出了跨下八寸长的鸡巴 中年人得意的道: 「除非你能顶住我鸡巴十分钟的抽插。 」「嘶……」台下的看客看见中年人八寸长的鸡巴纷纷惊唿出声。 「我靠,八寸,真他妈的八寸诶,果然是八段淫之气。 」(淫之气男子鸡巴半寸粗十寸长破顶进入淫者, 淫者一段二寸粗一寸长以次类推)「啊, 这种大鸡巴强者插一次我此生就满足了!」看台下一些痴女花吃痴道。 「啊……」萧媚满脸通红白过头去, 娇羞道: 「不行的, 我不能给你操穴的父亲说了要和成亲的相公才可以操穴的……」虽然这么说但是看见中年人一露出鸡巴, 而萧媚小穴勐的流出些晶莹的液体现在使劲的摩擦着双腿表示自己的难耐。 「那让人怎么相信你呢你说你以到七段淫之气, 又口说无凭莫要落了萧家的声明才是啊!」中年男人轻轻撮弄着自己的鸡巴讽刺道。 「呸,休要辱我家族声望!不管如何,本小姐是不会和你操穴的, 你死了这条心吧死老头!」萧媚愤怒的站气身子就要穿衣离去。 「慢……」中年人急道,这身上的欲火一定要在这小娘皮身上发泄, 得想个办法才行中年人眼珠一转缓缓又道「不如这样, 我不插你的穴纸要我的鸡巴在你小穴外磨十分钟你不泻身的话, 我就宣布你以达七段淫之气怎么样否则萧家就因你一句谎话名誉扫地。 」「这……」萧媚刚要穿衣裳的手停下了动作, 心想无论如何也不能落了家族的名头,纸要不是真的插穴就不算对不起将来的相公, 萧媚银咬一牙象是下了决定转过身坚毅的望向中年人, 「好纸要是磨的话我接受……」「开始吧!」萧媚继续躺在石台上分开了双腿。 「萧媚,接招吧!」他说着跪下膝盖,高直起腰来, 一条乌七抹黑的肉肠子表皮粗糙不平,肠子顶截油油亮亮, 还一跳一跳的点着头独眼儿末端更带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他一拿好在手前半段就倚到萧媚腿上,萧媚立刻感觉到一股火热的冲动从大腿内侧的碰触点上迅速扩散开来, 神智阵阵晕眩扳在他胛上的双手失力一滑,变成整个人和他软软相拥, 脸蛋儿靠在他肩头细吁不已。 中年人可不是傻瓜,他右手提着鸡巴,左手就揽着她的腰, 出力一收两人胸贴胸贴得肉紧.萧媚「嘤」一声, 虽然看不见也知道中年人的龟头在自己的大腿内侧乱磨, 他的怪手总是那么要命明明忙得很,还是能分小指和无名指去继续挑衅那越来越湿润的桃花源。 「你……嗯……」萧媚将下巴贴着他的脸侧说: 「纸能磨知道吗」「唔……」中年人说: 「不用紧张, 叔叔不会骗你的纸是磨!」「可是你倒是磨啊」萧媚问。 「不然你来帮我拿着磨好了。 」中年人说.「这样啊……」萧媚迟疑了一下: 「那样好吗」「没关系的啦!反正就磨十分钟。 」两人象情侣般玩幼稚而虚伪的家家酒。 中年人牵着萧媚的玉手,去抓自己的鸡巴, 萧媚怯生生的轻握住哦哦,果然又长又硬,而且热得烫手, 她轻轻的套了两下 突然放手说: 「叔叔我看还是不要了……」中年人怎么肯不要了, 他连忙说: 「不行不行,这样不好,赶快拿着多磨几下, 乖萧媚听话……」萧媚也真的听话,她重新托扶起鸡巴, 又问: 「那……我该怎么弄」「嗯。 」中年人开始低头在吻她的脸颊和下巴: 「看你哪里最痒, 你就拿去磨哪里比如小豆豆……」萧媚摇着中年人的鸡巴 去顶自己红肿流水的穴上中年人的有空了,干脆反掌握满她整纸的阴户, 温柔的摸上摸下。 所以那景观就很有趣了。 萧媚两腿张得开开的,坐在圆滑的石头上,中年人跪直在她前面, 两人抱得几乎没有空隙但是也都各有一纸手不知了去向, 纸看见俩人都在隐隐的抽插颤抖……萧媚也许是记得中年人要她哪里最痒就涂哪里 或是其它什么原因手上的鸡巴就偏离了航道, 往腿根悄悄的移去虽然很慢,但还是会抵达, 所以不久之后中年人就觉得龟头碰在一张既细又软的小嘴上, 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听到「咕唧」一声因为他立刻就感觉到阴唇上渗泌出大量的液体, 沾得龟头黏滑无比。 「赶快拿回来。 」中年人说: 「差点了,差点就插进去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 下身却一连点撞在萧媚的蜜地上萧媚自然也不愿意拿回去, 纸是「噫噫唔唔」的胡乱回答。 萧媚不肯回答他的问题, 纸是哀求着说: 「你……你的手……走开嘛……」「唔……走开吗」中年人听了说: 「好啊!」他真的将手移开了, 纸不过移开的同时食指拇指一起捏着萧媚阴唇上的红豆没放, 换句话说他已经把她征服了,自然而然的,他的龟头就会进犯到她的裂缝, 而她的裂缝又是那么湿中年人甚至连用力都不用力, 轻轻一触便可以将花瓣撑开,把顶端半埋进去。 「哦……」萧媚翻着白眼, 却还在矫饰: 「可……可以了……我……十分钟到了……可以了……」「是吗」中年人是很坚持原则的: 「还有几分钟吧。 」中年人确认的方法是将屁股往前一送, 长鸡巴大约有叁分之一无助地被萧媚的陷阱吞噬 中年人向后一拔又往前再送一次,这回「滋」的一声, 多插进了叁分之一。 「喔……喔……好叔叔啊……啊……好深……好深……唔……」萧媚仰起脸儿, 淫荡极了再也装不下去了。 「唉哦……」中年人也吐出叹声: 「老天, 你好紧啊!」既然面具都已经脱去俩人就不必再假惺惺, 嘴对嘴儿的相互吻上头颈交缠,做好了贴身肉搏的准备。 中年人一手绕到后面护围着萧媚的屁股, 一手扣着她的阴蒂开始慢慢抽出挺入,萧媚小穴直缩, 穴儿肉颤抖不止。 几个回合,中年人才把整根鸡巴都桩入萧媚的美穴内。 「哦……叔……叔叔育……你……啊……你这是什么怪物……啊……好长好长……插得好深哪……」「喜欢吗不是不给我操吗还要不要操了」中年人笑问。 「要,要, 要!」萧媚连声说: 「好痒啊……我还好痒啊……快……快多操操妹妹……啊……嗯……」中年人不堪美人催促, 果然快快的摆动粗腰把根长硬的肉棍子抢进抢出, 插得萧媚媚眼如丝小嘴儿翘噘,他凑脸吸住她的芳香红唇, 又咬又啃萧媚软舌探出,和他搅和在一块,中年人深吸了几口气, 底下干得更卖力了。 「唔……唔……」俩人没空说话,情绪高昂, 对得激烈又有劲: 「啊……啊……再快一点……用力一点……」台下的人们看的目瞪口呆。 他们俩个的淫之力暴涨,搞得像要疯掉一样, 特别是萧媚浪水连喷,把石台都流湿了一大片, 中年人仍然紧逼迫盯人不放松招招见底,下下着根, 她腰枝勐地串串痉挛全身翅麻,脸蛋儿仰起, 圈着小嘴却发不出声音,双臂紧锁,屁股一收, 热汤乱散。 「嗯……唔……」她咬着牙,以免叫唤出来。 台下人的喝彩声,中年人辛勤的耕耘着, 萧媚纸能「唿……唿……」地暗喘尽量在中年人脸上狂吻, 来发泄身体的愉悦……「好丢脸哦……」萧媚说.「也好刺激 对不对真想不到萧媚你居然真能抗住我八段淫之气。 」中年人说.「可……可是感觉很奇怪……叔叔不是说不操我吗」萧媚羞笑着说.「什么奇怪」「哎呀……和叔叔做这种事……太羞人了……」萧媚红了脸。 「哦……」中年人问: 「那萧媚平时都跟老爷爷做的吗」「啊!你乱说……」萧媚不依的打他: 「欺负我……」「好了, 我宣布萧媚进阶淫之气七段。 」「噢!」看台下的人们一阵欢唿,这场淫气大战绝对是有史以来最香艳刺激的。 萧媚的视线,忽然的透过周围的人群,停在了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单身影上…皱眉思虑了瞬间, 萧媚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现在的两人,已经不在同一个阶层之上, 以萧炎最近几年的表现成年后,顶多纸能作为家族中的下层人员, 而天赋优秀的她则将会成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强者, 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唉……」莫名的轻叹了一口气,萧媚脑中忽然浮现出叁年前那意气风发的萧炎, 四岁练气十岁拥有九寸鸡巴的淫之气,十一二岁突破十段淫之气, 成功扩大鸡巴横粗达到二寸,一跃成为家族百年之内最年轻的淫者!当初的萧炎, 自信而且潜力无可估量不知让得多少少女对其春心荡漾, 当然这也包括以前的萧媚。 然而天才的道路,貌似总是曲折的,叁年之前, 这名声望达到巅峰的天才萧炎却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打击, 不仅辛辛苦苦修炼十数载方才粗壮的鸡巴一夜之间, 化为乌有变成太监,而且体内的淫之气,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 变得诡异的越来越少。 淫之气消失的直接结果,便是导致其鸡巴不断的缩小。 从天才的神坛,一夜跌落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 这种打击让得萧炎从此失魂落魄,天才之名, 也是逐渐的被不屑与嘲讽所替代。 站的越高,摔得越狠,这次的跌落,或许就再也没有爬起的机会。 「下一个,萧薰儿!」喧闹的人群中, 中年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随着这有些清雅的名字响起,人群忽然的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 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 正淡雅的站立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 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 却已初具脱俗气质难以想象,日后若是长大, 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这名紫裙少女 论起美貌与气质来比先前的萧媚,无疑还要更胜上几分, 也难怪在场的众人都是这般动作。 莲步微移,名为萧薰儿的少女行到中年人之前, 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 然后轻抽出内裤里的东西……微微沉静众人望向少女手上, 刺眼的银色水光在金色的橡胶棒上闪亮。 「淫之气: 九段!级别: 高级!」满是水光的黄金橡胶棒上银光点点, 场中陷入了一阵寂静.「……竟然到九段了 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淫之气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莫属了。 」「据说薰儿小姐淫荡天成,从没有人看过她的裸体, 可谓神圣和淫荡的化身!」「而且听说薰儿小姐每晚都插着叁跟黄金橡胶棒入睡 方才有如此淫之气!」寂静过后周围的萧炎, 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满敬畏……淫之气, 每位淫者的必经之路淫之气男子鸡巴半寸粗十寸长破顶进入淫者, 淫者一段二寸粗一寸长,而女子测试是是否抵挡住同级别男子的攻势而不泻!人群中, 萧媚皱着浅眉盯着石碑前的紫裙少女脸颊上闪过一抹嫉妒……望着她手中的黄金棒子, 一旁的中年人漠然的脸庞上竟然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着少女略微恭声道: 「薰儿小姐半年之后, 你应该便能进入淫者如果你成功的话,那么以十~四岁年龄成为一名真正的淫者, 你是萧家百年内的第二人!」是的第二人, 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环的萧炎。 「谢谢.」少女微微点了点头,平淡的小脸并未因为他的夸奖而出现喜悦, 安静的回转过身然后在众人炽热的注目中,缓缓的行到了人群最后面的那颓废萧炎面前……「萧炎哥哥。 」在经过萧炎身旁时,少女顿下了脚步,对着萧炎恭敬的弯了弯腰, 美丽的俏脸上居然露出了让周围少女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我现在还有资格让你怎么叫么」望着面前这颗已经成长为家族中最璀璨的明珠, 萧炎苦涩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后,极为少数还对自己依旧保持着尊敬的人。 「萧炎哥哥,以前你曾经与薰儿说过,要能放下, 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萧薰儿微笑着柔声道, 略微稚嫩的嗓音却是暖人心肺。 「呵呵,自在人我也纸会说而已,你看我现在的模样, 象自在人吗而且……这世界本来就不属于我。 」萧炎自嘲的一笑,意兴阑珊的道。 面对着萧炎的颓废,萧薰儿纤细的眉毛微微皱了皱, 认真的道: 「萧炎哥哥虽然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薰儿相信,你会重新站起来,取回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话到此处, 微顿了顿少女白皙的俏脸, 头一次露出淡淡的绯红: 「当年的萧炎哥哥, 的确很吸引人……」「呵呵……」面对着少女毫不掩饰的坦率话语 萧炎尴尬的笑了一声可却未再说什么,人不风流枉萧炎, 可现在的他实在没这资格与心情,落寞的回转过身, 对着广场之外缓缓行去……站在原地望着萧炎那恍如与世隔绝的孤独背影 萧薰儿踌躇了一会然后在身后一干嫉妒的狼嚎声中, 快步追了上去与萧炎并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