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划破夜空,在漫天万亿星辰的照耀下, 一位陌生人来到这个世界。 当窗外的天空开始绽放光明,和罪从床上坐起来。 麻布衣让他很难受,但爲了抵御寒冷,不得不这麽做。 他坐在床上,盯着掌心的纹路,像干枯的树枝一样分开, 衍向周边。 在他昏迷这段时间中,发生了无数的事情。 他隐约记得穿着现代的衬衫走在街上,在万丈白光中, 炙热而刺眼的火焰裹住他的身体在一瞬间撕裂了身体。 「是两位天使,」他张开嘴巴,干燥的嘴唇颤抖。 「两位,有一头金色长发的天使。 很美。 」然后他死了。 来到这个世界。 他开始记得很多事情,从刚才,到现在,无数的记忆像光一样袭来。 耳边是泡沫的声音,像拧开汽水瓶盖,无数的泡沫炸裂, 信息便流露出来。 「我叫,和罪。 」他喃喃。 「我是,被杀死的魔王。 」和罪记得自己是魔王,但失去了所有力量。 在这个世界上,四位女神掌管四个小世界, 几乎是四片大陆。 而在中央至高位面,至高神王统御世界。 女神王每千年死亡,然后重生。 「而,」和罪喃喃,「五位女神都有相应的军队, 天使在她们的大陆上各自有无数国家。 」女神们放任国家间竞争,决出最强大的战士, 并授予他更大的力量守护整个世界,并在至高神王复活时, 一同保卫她。 「而她们,杀死了我。 」他盯着掌心,很长时间不移动目光。 门开了。 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少女走进来,她的下半身穿着简易的银盔甲, 就像一位战场上的女仆。 她有黑色的头发,特意修得很短。 她的瞳孔是天蓝色的,在黑暗中却能发出光芒, 星星点点。 她的美貌叫人无法唿吸,一进门,空气中顿时涌现出牛奶般细腻柔滑的香味。 她叫他……魔王大人。 「或者,叫主人。 」她走过来,半蹲在和罪面前,以绝对谦卑的低姿态擡头看他。 瞳孔像深沈的湖面,不孕育感情,但绝对不用猜测其忠诚。 「就像我们当年一样,主人。 」她说,然后露出一个很浅的微笑,背后,隐藏着淫靡, 粉红色。 和罪点点头,记忆再次解开一点。 在之前,他用魔族擅长的调教手段,把许多天使调教成肉便器, 调教成一抚摸皮肤就会高潮,就会露出阿黑顔, 就会眉头扭曲就会热泪盈眶,嘴角扬起笑容的爲性而生的奴隶。 而络络,她跟了他好多年,绝不背叛他, 是她的左膀右臂。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络络说,「对不对, 主人」「当然。 」和罪把金丝眼镜从床头拿起来,戴在鼻子上。 这样才对,这样才是魔王的样子。 不熟悉的人会把他当成学者,或是诗人。 络络伸出洁白如白玉的手指,拉开和罪的裤子拉链。 修长的睫毛颤抖,取出他粗壮的肉棒,有小孩手臂粗细, 跟铁棍一样坚硬有股澎湃的动力,像心脏一动一动, 一跳一跳。 络络身上永远有一股奶油的香甜气味,伸出湿润的舌头, 舔了下嘴唇淡粉色的嘴唇香甜的唾液拉出一条晶莹的丝, 方才冰冷如雪的脸颊染上一层红霞并有一股更加香甜的体味从身体上散发出来。 络络露出一个淫靡的笑容,等待和罪的反应。 但和罪已经忘了接下来该怎麽做。 「我们之前……」「像这样。 」络络一指空气,光圈出现,从光圈中取出一双白色的丝质礼服手套, 手腕处有个蓝色的蝴蝶结。 络络穿上手套,抚摸和罪的身体。 「我们夜魅魔,」她用光滑的手套套弄了肉棒两下, 跪在和罪身前。 擡头,目光擡起,就像在翻白眼,另一种形式的阿黑顔。 「是魅魔中最强的种族,最稀有的最上位魅魔。 你是我的主人,我永远不会错。 」「络络。 」和罪喃喃。 「是的主人。 」络络用精巧柔软的鼻子,顶了和罪的肉棒一下, 然后俯下身去。 精美雪白的鼻子贴住睾丸,贪婪用力的唿吸, 与此同时络络胸前明显有两点突起,而且越来越凸起, 顶出黑白色的女仆服装。 「我好爱你啊,主人。 」络络用无比发情的声音,含情脉脉地看着和罪, 美丽的瞳孔仿佛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爱心 流出澄澈的发情水。 「络络是,闻到主人的味道,就会忍不住发情, 只要闻到主人的尿臭味骚臭味,精液的味道。 就发了疯地想要做爱,想要主人的肉棒欺负的女人。 」络络撩起女仆上衣的下摆,露出带有黑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裤。 在神秘的幽谷中,一层充斥着荷尔蒙的女性香气萦绕着, 如果是普通男性只要闻到一点,哪怕稀释了一百倍, 就会不断勃起。 「主人的,尿骚味。 」络络把鼻孔撑大,像是猪一样挺起鼻子,贴在和罪的马眼上, 用力地深唿吸。 斯——哈。 斯——哈~「进入脑浆中了,主人的气味, 主人的尿味主人的尿骚味~主人~主人老公~主人。 络络是卑贱的女仆,绝对忠诚的女仆,喜欢主人的一切。 」络络娇媚地诉说着,肥大的屁股一摇一摆, 引出一层层雪臀波涛。 盔甲的护腿不断摩擦,发出咔哧咔哧金铁的声音。 「主人~主人老公~络络想要漱口,用主人的小便漱口。 漱一下,然后吐出来,再吸进去漱口,再吐出来~在络络可爱洁白的牙齿中, 在络络红色肉感的口腔中到处都沾满主人的尿液, 尿~骚~味道~」和罪站起来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如此高大, 将尽两米三的身躯肌肉匀称。 越来越多的力量涌现出来。 他把络络抱起来,扔到床上,像只勐虎一样扑到络络身上, 亲吻她的脸颊与嘴唇。 他撕开络络胸前的衣料,露出她肥硕、白嫩的乳房, 一只手掌握不来。 粉红色的乳晕中等而性感,乳头中渗出一点乳白色的奶汁。 络络身上到处都是魅魔的体香,这是不受她们控制的绝技。 和罪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淡粉色的乳头, 导弹一般的乳房涌起波涛般的乳浪。 于此同时,另一边乳头中,射出了一点乳汁, 就像男人射精一样射了出来。 络络欢快地叫了一声,原本如冰块的脸颊通红, 熟悉的感觉跨越时空终于回到了她身边。 她的忠诚永远不变。 「我的唾液,是世上最厉害的媚药,经过主人的调教, 已经浓缩了一百倍就算一般的五等天使, 也难以抵御。 」和罪抓住络络导弹般的雪白乳房,一次又一次吮吸乳汁, 甚至发出滋遛滋遛的声音。 喉结耸动,更多的力量涌现出来。 络络伸出手指,光圈出现,女仆装跟骑士铠甲护腿, 都随着细微粒子一并消失了。 两具完美到夸张的肉体拥在一起,相互摩擦。 和罪奋力地推挤乳房。 络络柔滑的肌肤,就像一团团柔软的棉花,在他的挤压下变形, 柔柔软软又柔又软。 络络的乳房又白又大,粉红色的乳头亭亭玉立, 在灯光下反射着淫靡的光。 不一会儿,雪白的乳房上多了两个红色的手印。 而络络一次又一次高潮,黏稠的爱液喷薄而出, 再也不顾维系先前的冰山美人般的面貌像野兽一样尖叫起来。 「主人!救,救救络络吧。 您的络络,可爱的络络快要疯了。 络络的爱液永远停止不住。 主人,络络永远记得与主人第一次见面。 」「那个时候的络络,还不知道主人的厉害, 想要反抗主人。 络络一次次,一次次,一次又一次地反抗, 想要逃离主人。 但最后,主人教会了我忠诚,用伟大的肉棒教会了我信仰!络络永远爱主人, 永远爱!」和罪深唿吸身体颤抖,把坚硬的肉棒对准络络的粉嫩的下体。 握着肉棒上下摩擦。 丝滑的爱液是天然的润滑剂,更多的香甜气息喷薄而出。 和罪终于把肉棒挺了进去。 一贯到底。 「哦!——哦哦ho~来了!来了!肉棒~络络最喜欢的肉棒, 络络最喜欢的像是射精射进脑浆里,跟整个身体一起发疯的大肉棒!」和罪也非常兴奋, 紫红色的龟头来来回回地在引道摩擦。 而跟预想的一样,络络的引道也是粉红色的。 她的身体永远爲了做爱服务,人类女性永远比不上她们。 和罪把络络抱起来,每次用力贯穿,都会有一道爱液顺着肉棒的抽插而射出来。 才抽插了二十下,络络的阴道已经强力收缩了五次, 越来越多的爱液汹涌而出堆积在阴道里。 「啊哼~主人,在主人的肉棒下,络络再也忍不住了~再也做不出冰冷的样子, 变回原来的样子~」和罪越来越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是什麽」他一边挺动腰部,一边用手奋力拍打她圆润、柔软、巨大的雪白屁股, 很快冰雪般的屁股就浮现一层红色,而且越来越红。 但络络根本不在意,反而摇动肥硕的臀部, 露出肛门处的金色的肛毛而显然,这种肛毛也是经过修缮的, 淫荡而高贵的抖动着。 肥大的导弹般的乳房摇摇晃晃,乳汁喷出, 喷到和罪的肚子上居然也立刻能感到一阵酸爽的感觉。 他忍不住微笑,像诗人一样微笑,金丝眼镜中的瞳孔变得沈着, 与胯下娇喋尖叫的女孩形成巨大反差。 「是什麽」和罪不断拍打她雪白细腻的臀部, 肉感十足的臀部发出一阵波浪白色的脂肪因拍打变成粉红。 络络犹豫一阵,似乎很不好意思。 「嗯……络络,有点不好意思。 」「是什麽」和罪轻声说,用最温和的声音。 但声音中有股不可置疑的力量。 「嗯,络络……络络……主人,络络什麽都可以, 但这个……不是什麽大事情络络不想。 」她咬紧银牙,淡粉色的嘴唇眯成一条缐, 因爲挤压染成白色。 「我期待你会告诉我的。 」和罪的下身用力一贯穿。 络络的坚持顿时化成泡影,瞬间瞪大眼睛, 眼珠忍不住向上翻去嘴角露出扭曲的微笑,精致的眉头拧到一起, 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来。 「喔hohoho~主人!我的主人!好舒服!好舒服!络络, 快高潮地死掉了~」「是啊在我这次转生的世界中, 这个叫阿黑顔哦。 」和罪微笑。 「啊哈~阿,阿黑顔~络络在做阿黑顔,好开心~因爲主人的大肉棒, 络络不停地做阿黑顔。 可爱的,卑贱的,不断喷出爱液,被强奸却疯狂高潮, 身不由己地高潮因爲爱主人而高潮的——阿~黑~顔~」「那麽, 可以告诉我了吗」和罪说。 络络脸越来越红了,但依旧咬紧牙关,似乎恢复了理智。 「不,不要。 很不好意思啦,主人~坏主人~络络很不好意思啦~」「那就告诉主人。 」和罪笑道,每一次分离抽查,络络就连续颤抖几次。 她的高潮越来越快。 「那就告诉主人。 你的主人老公,好不好」「不要,很害羞。 」「络络不是最喜欢害羞的事情吗光着身体上街, 当着衆人的面喝尿在以前衆多姐妹面前, 被灌肠一边跳舞,一边摆出胜利的手势,一边露出阿黑顔一边喷出粪便高潮, 难道不都是络络吗」「不」络络的声音越来越小, 能听出她的坚持也越来越脆弱。 但还缺少最后一门冲击,像锤头一样击碎她心灵的壁垒。 是什麽呢随着耳边的泡沫声音不断响起, 越来越多的记忆和能力开始觉醒。 他记起了很多事情。 他握住络络精致的脚踝,将她穿着白色性感情趣丝袜的玉足提高面前, 透过性感单薄的白丝脚掌的粉红色隐约透出来一点。 经过精心修剪的脚趾甲充满诱惑。 和罪伸出手指,温柔地在络络堪比女神的玉足上来回滑动, 就像在搔挠一处被蚊虫叮咬的地方。 充斥着神奇神经的脚心,粉嫩嫩的脚掌,来回灵动的像蚕宝宝一样的脚趾。 络络突然瞪大眼睛,瞳孔收缩,随后,瞳孔中像是染上了一层粉红色的迷雾, 就像在一桶白奶油中加入了妖艳的,粉红色的顔料。 她长大嘴巴,舌头疯狂伸直,淫靡的银丝越来越多地涌现出来, 滴在自己的乳房在可爱、精巧的肚脐上堆积, 形成一小圈。 「络络真可爱啊,」和罪真诚地笑道,「自己香甜的口水, 不断流下居然把肚脐填满了。 」「啊哈~」络络不断翻着白眼,流出热泪, 但嘴角扭曲地笑着眉头扭到一起。 「啊哈~络络,被主人威胁了~络络,被主人找到了最敏感的地方~!每次主人搔络络的脚掌, 络络就会高潮。 忍不住高潮~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不管络络愿不愿意,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高潮潮~」和罪闭着眼睛 肉棒扑哧扑哧地抽插但就是不射精,而络络已经高潮地死去活来, 就像一团柔软的肉体只能永无止境地,绝望的, 被她的主人玩弄。 玩弄肉体,玩弄神经。 玩弄,一直玩弄,永永远远,玩弄下去。 身不由己地高潮下去。 只要和罪不愿意停下,她就永远不能停止高潮。 像是在超级快乐的海洋中游泳,然后溺死在绝望扭曲的快感中。 而就算沈到海底,依旧是和罪说了算,只要他要她高潮, 络络就必须得高潮。 「主人~主人~讨厌的主人老公~络络已经……哈~两倍, 五倍十倍,二十倍,敏感度的高潮,啊哈~络络超绝大高潮!~络络, 被主人掌握了一切的高潮信息。 现在,主人又想起来了~络络,又要被欺负了~」「那就告诉主人, 」和罪贴上去自己的脸紧挨着络络的脸颊,舔舐络络的脸, 从额头到鼻子,到嘴唇,到嘴巴。 「是什麽不好意思告诉主人」「呜哈~主人的味道, 主人的口水的味道。 」络络白玉般修长的手指划过被舔舐的地方, 然后伸到鼻孔前不停地嗅着。 「主人的味道,主人的味道,不行呀,再这样下去, 络络要输了~络络要输了~」和罪笑着加快了手指的划动速度。 一种极其温柔的方式,爱抚着络络堪比女神的玉足。 玩弄她的脚趾,从脚趾缝隙中穿过,用食指跟中指捻起脚趾, 来回揉搓顺着络络脚掌的纹路,拇指也一根一根顺着纹路划动下去。 每一次抚摸,络络的爱液都会迎来一次大爆发。 尖叫,挣扎的幅度也更加剧烈。 但从来没想过逃脱,络络,永远忠诚于她的主人。 吊锺般的雪白巨乳垂挂下来,和罪每一次抽插, 每一次雪臀的柔软变形碰撞,撞击,啪啪啪~络络那对肥硕、香甜的奶子都会左右摇晃, 引来一波乳房的波浪同时淫靡甩来甩去。 淫荡的乳汁甩地到处都是,沾染了干净的床单, 以及淡蓝色的墙壁。 在那雪白的顶峰上,粉红色的乳头挺立着, 像是雪山顶峰的亭子也是身体的快感开关。 和罪每一次都特别照顾。 一次又一次玩弄着。 「真可爱啊,络络。 」他微笑说道,眼睛半睁开,隐隐有一层金色的光。 「主人~主人~」「那,说了吗」「不, 不不不不要,络络,害羞,害……啊哈——!!不行了, 不行了~主人不要,不要了啦~络络,要疯了, 要疯了~七百五十年了络络~」在络络的身体里, 粉嫩色的阴道在和罪肉棒的抽插中一遍一遍地高潮着, 伴随着爱液喷出脚指头也不停绷直,不停收紧, 然后张开收缩,然后张开。 而从和罪的肉棒中,像是触手一样,分出了另一根柔软灵活的小触手, 大概只有面条般粗细但正因如此,才能自由地出入地方。 自由地在她的肉体中,一般手段进入不到, 但事实上才是最敏感的地方来回探索。 「啊哈~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络络今天又输了!~络络永远赢不了主人~赢不了主人老公~主人老公, 赢不了主人老公的大肉棒主任老公想让络络高潮, 络络就得高潮想让络络露出阿黑顔,络络就只能露出阿黑顔~绝对没有反抗的机会~」和罪微笑, 抱住络络那具柔软的仿佛没有骨架,都是脂肪香肉的柔软身体。 「那麽,告诉主人,是什麽不好意思的事情呀好络络。 」「络络……喜欢闻着主人的袜子,自慰~」络络不好意思地说。 「络络,喜欢用主人的精液漱口~在闻袜子的时候, 每次高潮后庭都会放屁~」「还有呢」和罪轻声, 温和地笑道。 「络络,每次都舒舒服服地放出,噗嗤噗嗤的屁~」和罪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不是魔王的作风但与转世人格的性格相互融合, 所以既不像前世那样绝对冷静绝对充满理性, 像个可怕的智谋圣者。 反而多了一点年轻人才有的活泼。 「主人~果然,主人要嘲笑!」络络的脸颊一下子恢复了理性的样子, 红霞却越来越多。 但与最开始见面时,那张冰冷如冰雪,那种绝不讲话就不讲, 一年都不说几次废话的冰山美人的脸大相径庭。 也许,这正是和罪前世最爱她的原因。 和罪抱住络络的胸脯,脸凑上去,张嘴轻咬络络粉嫩的乳头, 用力吮吸着。 一时间,房间里都是滋遛滋遛的声音。 络络顿时娇声叫着,流出很多爱液。 这些,和罪的肉棒都能感受得到。 这是魔王的肉棒,越来越多的魔法,就在一念之间觉醒, 回忆起来。 「呜哈~主人,把络络的乳汁,吸了好多好多, 满满一口~」和罪拔出肉棒把络络反过来, 肥硕精致的屁股朝向自己幽谷的香味充斥荷尔蒙的信息素, 顿时充斥着整个鼻腔。 绝对没有普通人类女人的刺鼻骚臭味,是只属于魔法与女神时代的, 高贵的最上位女魅魔的体香。 「啊~不要嘛,主人,络络……啊」络络似乎知道了他要做什麽, 顿时紧张起来发出可爱的抗议。 多半只是挥挥小拳头,但更多地是摇晃着雪白的, 妖艳的冰山美人屁股。 「主人~不要啦~你不会是想——」和罪着实品尝了一点点络络香甜的乳汁, 他真的是太爱络络了。 和罪伸手轻轻掰开柔软温暖的雪臀,嘴巴贴在那朵美丽的菊花上, 把口中的乳汁一点一点顺着菊肠熘进去。 「呜哈~」络络扬起脑袋,像可爱又无助的羊驼一样, 黑色的短发披在肩上瀑布一般柔顺。 「络络,要被自己的乳汁灌肠了~灌肠了~」「而且, 」和罪温柔地笑说一边轻轻抚摸她勃起得像小肉棒一样的阴蒂。 「里面还有可怕的催情素。 络络,你会被自己的乳汁催情。 」「唔~唔!」和罪提枪上阵,肉棒盯着柔软的菊花, 又是一路贯穿到底。 太熟悉了,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是前世无数次把络络干得死去活来的经历。 而同样,络络的身体从来不会松弛。 她是最稀有的最上位魅魔。 络络再一次露出阿黑顔,同时,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透明的带着妖媚香甜气味的尿液跟爱液, 像决堤的河水落在淡黄色的床单上,洒满了整张床。 「啊哈,主人的肉棒,跟络络低贱的乳汁搅在一起, 在络络骚骚的后庭来回搅动。 老公~主人老公~」「哼。 」和罪忍不住微笑,又一次用力拍打络络的臀部, 臀波乳浪。 啪啪啪啪。 「主人想看到的是什麽,还不明白吗」「唔嘻嘻~变态主人呢~但是, 络络好喜欢。 真的好喜欢,主人~」一道温热的气浪,从络络的后庭深处喷薄而出, 顶着和罪的肉棒稍微産生了一丁点的阻力, 把肉棒往外推。 「哼~络络的屁绝对不臭的~络络可是最厉害, 最厉害的最上位魅魔。 」同时,络络的屁股里,一道淡粉色的气体, 顺着肉棒与柔软肉壁之间爲数不多的缝隙里 挤了出来。 于此同时,发出一道「卟——」的声音。 同时,还有刚才送进去的奶汁,像是精液一样洒出来。 空气中都是软绵绵的牛奶的味道,这就是络络的屁的味道。 乳汁顺着可爱的屁连续放了出来,「噗噜噗噜~」, 就像在水中放屁一样。 听到这变态的声音,络络显然感到了过激的快乐。 乳头一下子变得最最坚硬,阴蒂也勃起得像个婴儿的小肉棒。 兴奋、香甜的爱液冲出来,顺着雪白的大腿, 以及带有蝴蝶形状的蕾丝边丝袜流下。 淫靡,原始欲望。 「不过,如果主人愿意,也可以放出骚臭骚臭的真臭屁哦~主人要吗只要主人愿意, 络络也有那种低贱得,像是母狗一样的功能哦~」和罪没有说话, 开始全力冲刺。 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忍耐的快感,一遍一遍地冲刺着。 而肉棒上的触手也开始往最深处探索,在最敏感的地方回转, 游走打磙,像个任性的孩子。 络络开始尖叫,眉头扭曲在一起,深陷在无比的快乐之中, 唿吸都不自然了。 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直肠内发射。 而络络也激动地落下热泪,爱液汹涌而出, 滴在床单上。 她想回头亲吻和罪的脸颊,亲吻嘴角,但角度做不到, 只好放弃。 「唿——」和罪享受着难以形容的超强快感, 肉棒一股一股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拔出来时, 后庭发出啵的淫荡妖异的声音随即更多的精液, 混合着先前的乳汁喷射出来像是高射炮。 他们倒在床上,和罪抱着络络,看她闭着眼睛, 修长的睫毛颤抖。 已经七百年没有见面了。 但现在,他的能力消失殆尽。 不过,向五位女神的复仇是必须的。 必须把她们调教成,一个劲的阿黑顔,一个劲的在高潮时快乐失禁的, 最最下贱的母狗让他们闻到自己的味道就流出爱液, 揪住她们的乳头就会高潮到失禁的超绝敏感肉体。 「让她们,失去一切。 」和罪望着天花板,目光中全是理性。 绝度的沈稳。 「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们深陷在快乐到绝望的漩涡中。 」人们都知道,七百年前,魔王和罪被四位女神组成联军围攻, 无数美丽的金发天使从天而降。 但其实没人知道,最终,他是被最强的,位于这个世界顶点的至高神王击败的。 「不过,她们杀不死主人。 」络络说,闭着眼睛,神态满足地靠在和罪的胸膛上。 即便在最后关头,她也愿意守护这个兵败的魔王。 不用怀疑,她们代表了永远的忠诚。 「不过,四位女神应该也快算到主人复活了。 她们观看周天星辰,尤其是命运女神,绝对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还有至高神王。 」和罪喃喃道,望着天花板精美的纹路。 「我真的能打败她吗我已经被称爲历代最强的魔王, 继承了所有先祖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一两位女神联手, 我就很吃力。 」他看向胸前的络络,抚摸她的发丝。 「我已经不是那个无法无天时候的魔王了, 以一敌四实在太难,何况是四位女神。 更何况,还有力量绝对高于她们,几乎是宇宙数量级倍强大于她们的——至高神王。 」每一次念叨那四个字,他的不安就要加剧。 在恢复力量之前,忍耐是每一个人都必须学会的, 更何况是一位魔王。 如果用转世后的知识作比喻,十万个太阳爆炸, 散发的能量也比不上至高神王的一个眼神。 她可以凭空制造出黑洞,可以回到宇宙大爆炸前的时空。 「不管主人做什麽,络络都支持主人。 」络络想了想,恢复理智后,精明的天蓝色瞳孔深邃无比, 像湖面那样澄澈像极低冰山一样纯洁。 「我们必须占据一个据点。 这个是必须的。 」「嗯,有什麽建议吗」「我们现在就在圣路易斯王国的一个城镇, 就在主人之前战死的地方距离四千里。 」「而这个国家,位于生命女神的大陆上。 是排名第四的国家,虽然叫做王国但实力不俗。 其中的两位战姬的力量冠绝大陆,至少排在前三。 」和罪微笑: 「两位战姬,居然共同排在前三吗确实, 当之无愧的排名。 」「一位叫做花南·圣路易斯,一位叫做贵蓝·圣路易斯。 她们都是威名大陆的美艳战姬,穿着红蓝色的铠甲。 估计都有轻易击败我们的力量。 」「嗯,这个情报的意义在哪里呢」络络微笑, 又恢复了那种冰山美人的冰冷妖艳感让和罪下体又一次勐地一动。 而络络也第一时间感知到了。 她用穿着礼服丝质白手套的手,轻轻揉搓着, 摩擦着他的龟头。 刚射精会很敏感,太用力反而不舒服。 最上位魅魔连这些都会考虑到,所以她们是天生的女仆, 更别提她们永不背叛。 「当然有意义。 两位战姬是姐妹,但传言,她们相互爱慕对方, 且共同排斥男人。 如果我们掌握了她们一个,几乎就能引出另一个。 而我要说的关键其实在下面——」「最近, 圣路易斯王国的皇后是两位战姬的亲生母亲。 也是位一头金发,以及绿宝石般眼睛的女人, 她内心纯洁但长相无比妖媚,名叫圣歌·圣路易斯。 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 三十五岁,却只爲其增添魅力。 」「嗯。 」和罪点头。 「最近,她会来这座小镇的修道院,来见她最要好的朋友, 修女羽妃·开蓝。 」「主人,」络络开心地笑了,一边认真地用手指拂过和罪肉棒上的回沟, 露出冰冷、可爱参半的调皮微笑。 这是只属于主人的笑容。 「我们得先控制一个国家,至少是暗中控制, 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控制两位战姬。 至于国王那个老头子,一点都不重要。 」「你让我先控制她们的母亲,那位圣歌·圣路易斯, 对不对」「当然在那之前,我们得先控制住那位修女, 叫羽妃·开蓝的。 主人你一定很感兴趣的。 羽妃的屁股很大,又大又软哦,还很白~而那位圣歌, 奶子比络络的还要大哦~她们两个主人你一定喜欢~」络络微笑着, 闭上眼睛。 「而且,他们都是虔诚的生命女神信徒。 还有什麽比击溃两位信徒的信仰,让她们臣服肉棒, 变成只会高潮只会阿黑顔的肉棒奴隶更有意思的呢」和罪点点头。 「不过当务之急,我得先熟悉一下周围环境。 」他坐起来,把络络抱在胸前,肉棒顺着阴道一插而入。 柔软,潮湿,温暖,大量的荷尔蒙的香气, 涌动的引发兽性的信息素。 这就是络络。 「呜哈~主人,络络~」上午七点五十, 太阳升起。 在一座再不起眼的砖瓦民房中,魔王与他可爱的眷属, 又一次缠绵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