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可以提升性慾。 宗明有如热锅上的蚂蚁,着急的躺在睡床上, 等待着妻子。 十二点已过。 虽然曾打电话回来说有应酬,会晚点回来,但是, 他不相信。 妻子雅美回来了。 但是她并没有马上走进卧室,躺在床上假装睡着的宗明, 集中全副精神竖起了耳朵,聆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 因为喝醉了,脚步声听起来有点紊乱。 她打开了流理台的水龙头,倒了一杯水来喝。 然后,脱下衣服,挂在起居室的衣橱里。 大概准备洗澡了吧!刚才宗明使用过的浴缸里, 还剩有许多的水可以洗澡。 突然间没有了声响,但是片刻后才知道, 她刚才在洗澡间里刷牙、上厕所接着又回来了。 后来,有十分钟之久,不知道雅美在做什么。 突然,卧房的门被打开了,雅美走了进来。 他微微的张开双眼偷看她时,只见雅美身穿一条内裤。 然后,她从卧室的衣橱里取出睡衣,穿上后, 接着就把衣橱门给关上了。 她躺在丈夫宗明的身边,神秘兮兮的窥伺着他的睡态。 床铺是双人床,自新婚以来,一直都在使用着。 结婚六年了,还没有小孩。 两人都在上班,雅美是在广告公司服务,而宗明则在市公所担任公务员。 妻子雅美的上班时间很不规则,而宗明却都是按时上下班。 因此,家事就成了宗明的负担。 最近,跟雅美的性行为,已减少到十天一次, 有时候甚至于一次都没有。 宗明已三十三岁了,而雅美只比他小了一岁, 这种性爱的次数对宗用来说,是一件令人无法忍受的事情。 当男人得不到满足时,总会开始疑神疑鬼的。 最近,雅美的行为令人起疑,可是又不便说明, 心中感到很痛苦。 当然,宗明希望,这是他在杞人忧天。 背对着他的雅美睡着了,她就躺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但是,两人之间,好像有一道高墙挡在中间。 最近,妻子常常喝醉了回来,已有一段时间没有两人在一起吃晚饭了, 不但如此还有更令人怀疑的事情。 两天前,在洗澡房的篮子里,有她换下来的内裤, 那是准备要清洗的所以才放在篮子里,于是, 宗明把它拿起来想要放在一起洗。 但是,在粉红色内裤的裤档部位,有着粘煳状的东西, 宗明感到有点奇怪于是把它拿在手中闻了一闻, 他闻到了一股像栗花般刺鼻的味道。 妻子与宗明的性行为,是发生在一个礼拜以前, 宗明感到有点头晕目眩。 偏偏,她今夜又这么晚才回来。 可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疑虑弄清楚。 然而,心中又有点害怕,虽然她就躺在身旁, 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 正感为难时,背向这边的雅美「嗯!」的叹了一口气。 好像很懊恼似的,弯着背,并且扭动着腰部, 全身像是发热一般。 弄不清这是幻想还是现实的宗明,突然间感到紧张起来。 摒住了气息,静静的聆听着妻子的唿吸声, 宗明不能看也不敢翻身。 只是微微的听见了痛苦的叹息。 幻想演变成奇妙的形态,彷佛她正在自慰。 好像听到安抚着花瓣的声音,在宗明的脑海里, 有如气体般扩散开来而花瓣在气体中甜美的蠕动。 同时,宗明升高的感情,反应成性慾亢进的形态。 如果不是靠自我安慰的方式来解决的话, 宗明所想像的事情是不可能会发生的或许是因为没有得到充份的满足, 所以一想起,又在兴奋了……忍受不住的宗明, 翻身过来 用充满睡意的声音说: 「啊!你回来了。 」急促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对不起,我又晚回来了,客户都这样, 总喜欢这家喝完再换另外一家。 」雅美解释说。 「不要紧。 」说着,身体就向着妻子,伸手过去。 「我醉了,有点头痛。 」轻轻地敲着头部。 「是吗?那就不好,如果肩膀酸痛,我来帮你按摩。 」宗明突然地心平气和的说。 「不用了,你累了吧!」宗明就从背后紧抱着妻子, 他的下体正好碰到了妻子丰满的屁股。 偏偏宗明的阴茎正膨胀着,他很想先处理掉性慾的需求。 「对不起,我的头很痛,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 我的头一定会裂开的。 」宗明很生气,但还是忍耐了下来。 「不要,那就算了,我帮你按摩一下背部吧!」他爬了起来, 触摸着面向外边的雅美的肩膀现在最要紧的是能抚摸妻子温暖的肌肤, 这样才能让他安心。 细细的脖子,圆润的肩膀。 「这样你就会觉得轻松了。 」他轻轻的按摩着头部。 他知道,只要他的手指一用力,这个女人很可能马上就会死掉。 「不是那里,是背部。 」好像察觉到宗明的心事,雅美把放在颈部上的手挪到了背部。 但是,宗明故意用指头按压着头后面,并加以指压。 她的头就像孩童般那样小,如果把她当作一只小鸟来捏的话, 一切事情都将在这一瞬间获得解决。 想到这里,宗明连忙把手移到妻子的背部,隔着睡衣轻轻的替她按摩, 并且用拇指使劲的压。 雅美的皮肤又白又光滑,宗明藉着幽暗的灯光, 睁大眼睛在妻子身上寻找有没有被吻过的痕迹。 在颈部并没发现被吻的痕迹,但是,在她那有点透明而且雪白的耳垂上, 有着红色的痕迹那里或许曾经被男人的唇吸吮过, 或是咬过所留下来的吧!按压着背部的手 自然的移往腰部下方去了虽然是面朝外,也许是感到舒服, 所以雅美一直是默默无言的。 手指压在温暖的腰上,宗明的心脏跳得很快, 甚至于感到有如抽搐般痛苦。 别的男人不懂得如何抚弄妻子这个部位,想到这, 升起一股攻击的冲动。 从凹陷的腰部到丰满的臀部,像是刚做好的年糕一样, 很有弹性。 他用力的压着腰部的凹陷处, 然后说: 「跪趴着。 」就让妻子趴下来了。 身体透过一层粉红色薄纱睡衣,看得非常清楚。 雅美以男子的口气说: 「这怎么可以呢……」宗明把手指从腰部的凹陷处移到尾髓骨, 同时用手掌心摸着臀部。 如果今晚她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在她的身体下部, 一定还留存着男人热热的精液。 雅美不喜欢使用保险套,但是她常用避孕药, 所以如果她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仍必须藉用避孕药, 如此一来男人的精液一定还留在阴道里。 如果想把它处理干净,恐怕是无法做到的。 性行为之后,没有洗澡,让它留存在体内即回来, 此一女人的心理不难了解男人也不例外,如果是在相爱的时候, 当然会有这种心情。 那么,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呢?有几个男人是很可疑的。 高中时代的男朋友,在开同学会的时候,知道他也到了东京, 以后就经常有电话的联络。 另一个就是客户,他是广告部的课长。 此外,可疑的人还有两、三个,但是详细情形, 宗明却不清楚。 他所认识的,只有她高中时代的一位男朋友, 叫春树。 曾经来过家里一次,当时只和他聊了五分钟, 宗明就留下妻子和那个男人自己就出门打高尔夫球去了。 新婚不久,在枕边细语时,宗明曾经听过雅美说了这样的一段话。 「我是在高中时代就不再是处女了,为了要参加联考, 所以只交往了三次就拒绝了可是他仍然是我最怀念的人。 」「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很善良, 有点胆怯但是很聪明,这就是我献上处女最理想的人选。 回忆是美好的,但必须要选对对象。 」「这么说来,你很幸福。 」「或许是吧!」虽然不能提出反驳, 但是从此以后宗明都将一辈子嫉妒这个男人。 当然,他也把这个嫉妒视为爱情的刺激剂,因为他没有这么大的雅量来包容这件事。 「有没有觉得舒服一点。 」「是的,好多了。 」「你会感觉更好的。 」从睡衣上按摩,是令人烦躁的,于是, 一只手插进胸口另一只手则从下摆伸进去来按摩脚部。 从腿肚到大腿,上下齐手的按摩,同时一边观察着妻子的反应。 她却一直抱着枕头趴着。 如果在这种情下,仍然受到雅美的拒绝, 恐怕连做丈夫的资格都没有了。 好像这是决定命运的时刻似的,在做按摩的宗明, 态度是认真的。 揉一揉、捏一捏,又抚摸她的性感带,手插入大腿内侧, 慢慢的逼进了下体如果做得太露骨而受到了拒绝的话, 那实在是令人害怕的事。 宗明的手再度从花芯处移开,像揉粘糕似的, 揉了揉丰满的屁股 然后说: 「探取仰卧的姿势吧。 」将她的身体做一百八十度的回转。 雅美很合作的,闭着眼睛改变了姿势。 「已经轻松多了。 」她口里说着感谢的话。 雅美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了,碗形的乳房白皙艳丽, 乳头像野草莓般竖立。 宗明假装要替她揉捏胸部,手插入了睡衣里, 从腋下抚摸到乳房。 雅美并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样子,当然,抚弄乳房是会引起性慾的。 同时,也是允许性行为的前兆,这么一来,宗明就安心多了。 但是,一开始,他不敢直接去挑弄乳头,他好像要消除乳房上的硬块似的按摩着, 同时抚摸着两个乳房。 然后,一只手伸到了细细的腰部去,摸了腹部之后, 再去摸乳头。 一会儿揉捏,一会儿又抓抓乳头,手从肚脐附近伸到大腿间, 此时雅美闭着眼情,好像是正在静静的享受着快感。 宗明轻轻的抚摸着阴毛,然后将手指伸到溪谷去。 有点湿湿的,雅美的耻部比一般人的溪谷来得深, 浓密的阴毛包围着花瓣不但如此,花芯的阴唇既薄又小, 但是强轫而又有弹性内部光滑而且又有包容的感觉。 因此,即使连续做两次,也不会变形,感觉非常好。 当他抚摸到阴蒂时,雅美发出了呻吟声, 同时双腿一缠把溪谷合并起来。 宗明不放弃的抚摸其周围,想找出她做了不可告人之事的证据。 他的手指滑入了裂缝,被有弹性的粘膜所包着的手指, 插入了花芯中。 虽然手指触摸到了粘蜜,但是却并不觉得比平日要来得多。 他放心了,但继之而起的是感到失望。 宗明认为自己是太多疑了。 所以,当他看到粉红色透明的睡衣下,妻子的裸体时, 再也忍不住性的冲动了。 宗明很想把她的睡衣脱掉,吻遍她的全身。 「你不脱下来?」宗明先把自己的内裤及睡衣脱光了。 「我好累,你快点插入吧!」她机械性的说。 「是吗?」她半睡半醒的闭着眼晴, 宗明不敢再要求什么只想快点满足自己的慾望。 他把白皙皙的大腿上睡衣的下摆卷起,使下半身露出来。 丰满的屁股,浓浓的而有光泽的阴毛,如胡须般长到了大腿间。 只有这个部位与可爱的雅美的表情,以及有弧度的身材, 形成强烈的对比。 其实,这个阴毛就像额头上发际一样,包围着花办的周围, 是会妨碍了舌头去舔噬花瓣的。 宗明张开了她的双腿,把勃起的阴茎,对准阴部趴了下去。 雅美伸出手来握着阴茎,引导阴茎插入。 宗明掀开乳房上的睡衣,手从腋下伸入, 用力将她抱起让两人的胸部紧紧贴着。 但是,雅美的身体一直是放松着,没有回搂他, 虽然只是单方面的扭动腰部宗明却已感到很满足了。 当他反覆的在做前后运动时,突然感觉到花芯里面在起泡沫。 就好像在打蛋时所产生的泡沫般,内部觉得有点不安, 于是慌忙拔出。 「怎么啦?」躺在下面的妻子问道。 「噢!没什么。 」此时,宗明闻到了一股像栗花的味道, 因而感到不安。 这个味道不是宗明本身的,显然是别人的,是还滞留在花芯处别人的精液。 因为宗明的阴茎,让它起了泡沫而把它给耙出来的。 宗明木然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个可疑的花瓣。 「讨厌,快一点啊!」雅美懒洋洋的说。 宗明的阴茎很快的就萎缩了。 他改用两根手指插入,想要确定事实的真相。 与刚才情形不一样,现在整个内部松懈了,而且被起泡沫的粘液弄湿了。 宗明拔出手指,拿到鼻子前闻了闻,他闻到一股栗花味, 宗明发现他全身的血液都冷凝了。 宗明心中生起一股怒火,憎恨引起了嫉妒。 妻子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闭着眼晴睡觉。 竟然瞒着他做出这种事,差一点就失去冷静的宗明, 很快的恢复了理智。 如果没有找出确实的证据,她一定会强烈的反驳, 甚至于引起竭斯底里反应背向宗明不理他了。 宗明就会因此而睡不着,过着苦闷而又漫长的一夜。 今晚绝对不能做出那样愚蠢的事。 虽然是很悲哀,但是,事前所准备好的东西, 有可能会派上用场。 宗明把手伸到床铺底下。 床铺底下有根绳子,宗明拿起绳子,压在雅美的脚脖上, 想把她的双腿绑起来。 「你想干什么?」雅美张开眼晴,表情很讶异。 宗明一句话也不说,很快就绑住了双脚。 「你要做什么?好痛!」接着,宗明又把她的双手折弯到背部, 并加以绑起来。 「你想干什么?不要这样欺负我,我累得好想睡觉。 」她很不高兴的说,并且以不愿意参加这个游戏的态度, 表示抗议。 「我要让你做个好梦。 」宗明说着,又把绑住手脚的绳子在背后打了个结, 使身体变成弓形。 「我不是跟你闹着玩的,今晚,我一定要做个了断。 」宗明说着,点了一根放在枕头旁边的香烟。 「你要做什么了断?」好像已体会出宗明的意图, 雅美的表情变得很险恶。 「你对我隐藏了秘密。 」「秘密?」「你不要装煳涂,我是在问你, 外面有没有男人?」「你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交往的男人很多, 但那是不得已的因为这是工作上的需要。 」「我指的不是那种男人,我指的是在这里交往的男人。 」宗明故意把香烟的火靠近花瓣,他以为她会发出凶恶的声音, 其实声音却是很尖锐。 「开什么玩笑!」「谁说开玩笑,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难道你自己还没有发现吗?你闻闻看这个味道。 」宗明把手指伸到雅美鼻尖,要她闻。 「这是什么?」「你不知道吗?」当她闻了闻宗明的手指之后, 雅美才开始害怕起来。 「今晚绝不会像往日那样,这是什么?这是男人的味道。 」雅美原本红润的脸颊,此刻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雅美好像会被掐死般,感到不安。 但是她越害怕,宗明的猜测越有可能成能事实价。 他很希望雅美能大声的提出反驳。 「这是精液的味道,你应该闻的出来。 我还没射精,但是,在你的阴道里,却已有精液, 或许你会说那是我以前留下来的不过,你要知道, 你我已经十天没有行房了。 」事已至此,宗明只有下定决心,向妻子兴师问罪了。 现在再也顾不了什么情爱、礼貌、体贴了,宗明把烟灰弹落在妻子白皙皙的腹部上。 「你想干什么!你想杀人吗?」雅美竭斯底里的叫着, 表情很凶暴。 「不论如何,你今天一定要交待清楚,在你里面射精的人是谁?他叫什么名字?是你的客户吗?还是你以前的情人, 你高中时代初恋的情人不也在东京吗?我知道你们经常在幽会。 」「你不要胡猜。 」「胡猜!太可笑了,我的眼睛又没瞎。 」一脸怒气的宗明,又再度把香烟靠近她的下体, 使烟灰掉在阴毛上。 还留有火种的烟灰,烧到了阴毛,发出了烧焦的味道。 「我也是个男人,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什么事都好商量。 你若想离婚也可以,但是,不要瞒着我做出不可告人的事情。 」雅美没有回答。 「你好好的考虑吧!」他张开雅美的花瓣, 让花瓣夹住香烟。 「你再不说话,就会被烧伤了。 」「如果我说了,你愿意协商吗?」「啊!那当然。 」「就是那个人。 」「是不是高中时代那个男人?」雅美点点头, 并且大叫: 「赶快把它拿下来吧!」她很在意夹在阴唇中的香烟。 「你今晚跟他约会了是吗?」她再度点点头。 雅美与春树之间发生了奸情,想起他们一丝不挂的互相舔噬着下体, 热烈的在亲嘴而插在两腿间的东西,刺激着粘膜, 使得花瓣都快要裂开了还有那阴茎在抽动的情景。 虽然此刻满腔怒火,但是,宗明还是忍耐了下来, 心平气和的说: 「原来你们彼此仍在相爱 那就没话说了。 我也是,当我想起初恋的女友时,至今,我的身体仍会抽痛。 」可惜,宗明根本没有一位能令他怀念的女人, 但是为了找出可怕的证据, 他又问了: 「这么说来, 你想跟他在一起吗?」「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我也喜欢你啊!因为我们是夫妻。 」此刻他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但是,决不能在这里同意她的话。 「所以,你想在两人之间,看看谁较能给你快乐, 是吗?」「不是这个意思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跟他见面了。 」「但是,他人在东京,虽然你有这个意思, 可是他却并不这么想他到底结婚了没有?」「没有, 他还是单身。 」「他太不要脸了,竟然占有我的太太, 如果他有老婆彼此换妻也可以。 」宗明开玩笑的说着,雅美并没有回答。 虽然她没有回答,但是雅美心里一定很烦恼。 这都是她自作自受,让她去烦个够,苦个够吧!女人若是沉迷于肉体的享乐, 就必须付出相对的待价。 突然间,宗明发觉,他所嫉妒的不是妻子红杏出墙的行为, 而是她能得到那种男欢女爱的喜悦。 同时,他想起小时候,在家乡抓到一只不啼不叫、没有表情而又怪异的蝾螈, 拨开它的腿让它曝晒在阳光下,以及扒皮的事情。 如果把这个刑罚加诸在雅美身上的话,那么郁积在胸中的气愤, 就可以获得疏解了。 宗明突然把那沉默不语,而又全身赤裸的雅美, 看成是腹部带有粉红色大腿间有一道隆起裂缝的蝾螈。 「你都是在哪里跟他约会的?是不是情侣旅馆?」「嗯, 是的。 」「你说他是单身,那么,你去过他的公寓吗?」她没有回答。 「老实说。 」「哎,是的。 」「发生过几次关系?」「大概五、六次吧!」自己如果承认是五、六次, 有可能就是十次。 「那么,今晚是在哪里约会?」「在他的公寓。 」「真小气。 」雅美表现得好像她有两个家庭一般。 「问题是,你要他还是要我,你要老实的回答。 是我抱你还是他抱你时,你比较幸福,比较有安全感。 我以前曾经听一个女人说过,男人抱女人时, 有的会给女人带来安全感有的男人就不能。 」「你这样说,叫我怎么回答。 你我是夫妻,每天都在见面,我和他却是偶而才见一次面, 况且我们以前有过一段甜蜜的回忆……」「原来各有千秋。 」「是的。 」雅美看宗明心情平静多了,于是就开始说老实话。 「那么,他是怎么样的爱你呢?」「他对我说, 比谁都爱我。 」「如果我跟你离婚的话,他愿意跟你结婚吗?」「可能吧!」「这么不肯定, 怎么解决问题?我要再具体的问你。 」「好的,我也正想找个机会对你解释。 」雅美好像要解释自己的红杏出墙是出于不得已的, 使宗明着急起来但是,他还是很平静的问。 「你跟他在一起时,作爱的方式也和我一样吗?」「这……」「有做口交吗?」她没有回答。 宗明以为,雅美认为这是污秽的事情,所以不好意思回答。 但是,他一定要把这件事问清楚不可。 「他在作爱时,也曾舔吮你的性器吗?」「哎!」「那么, 当然你也会舔吮他的性器吧!」她没有回答。 「我想一定会,在那个时候,你是极不愿意呢?还是表现得很自然。 」雅美不知道如何回答。 宗明又点燃了一根香烟,而且想像着妻子很自然, 又很热情的在做着口交的事。 又粗又大的阴茎,在她的嘴里,用舌头舔吮的情景……突然, 宗明感到一股嫉妒由背部如火柱般升起使他唿吸困难。 但他还是按捺住了, 并冷静的问: 「每次做爱之前, 都是这样挑逗的吗?」她没有回答这就表示她承认了。 嫉妒有如开水般在心里沸腾,接着反而变成了快感。 「那个时候,你一定是很认真在做吧!是吗?」他看着妻子的眼睛说。 雅美不敢正视着丈夫,但是,她认为应该要认真的沟通, 所以有点害怕的点头了。 此时,宗明多么希望妻子说出一句,能熄灭他胸中之火的一句话, 可是雅美却火上加油的点点头,引起了宗明嫉妒心的爆发。 「好,那么,我也想试试看,到底哪个比较好, 再做结论吧!」突然宗明拿出另外一条绳子, 把妻子的身体绑住。 接着,他又将另外一条绳子,把动弹不得的雅美在床上绑成一个大字形。 她看起来,就像在炎炎夏日之下,被放在烧烤得很热的石头之上, 晒太阳的蝾螈一样。 「好,你既然这么说,我就把你让给那个男人。 但是,我要把你的身体装扮得很美丽再让给他, 现在先把他叫到这里来你等着吧!」宗明像是要把白晰, 而又全裸的妻子献给恶魔做牺牲品一样。 宗明离开了卧房,拿了许多东西进来。 有蜡烛、胶带、丝带,然后,好像要做荷包似的, 在雅美的裸体卷上了胶带,再用丝带做装饰品, 上面竖立着蜡烛。 雅美害怕的看着蜡烛光,蜡烛是很不安定的, 如果倒下来一定会被烫伤。 她的嘴里被塞进破布。 「这就是你的新娘装扮,表示我的一点心意。 现在把他叫到这里来,在我面前表演你们新婚初夜的做爱吧!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 」他把雅美嘴里的破布拿了下来。 「我不是跟你说着玩的,赶快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我现在要打给他。 」宗明拿着话筒,催促着。 「我不记得了,我不知道。 」雅美嘴里塞着破布,艰难的说。 「是吗?好!你不说,我有办法让你说。 」他点燃一根蜡烛,接着拨开雅美的花瓣, 把蜡烛插了进去。 「如果你不说,是会被烧到的。 」「不要这样!我说,在我的皮包里,有他的地址跟电话号码。 」宗明从隔壁房间,把她的皮包拿过来, 打开皮包口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然后翻开电话号码簿。 「他的名字叫做李替树吗?」雅美不清楚的声音, 再由宗明接过来。 「哦!我是雅美的丈夫,她经常受到你的照顾, 现在请你过来一趟我知道已经很晚了,但是, 如果你不马上来的话雅美会很可怜的,我在等你, 不管是等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你一定要快点过来, 否则蜡烛烧完了事情就不妙了,从你那里坐计程车, 大概要三十分钟我等你来。 」说完,他就把话筒放下了。 「你为什么真的要这么做?」雅美害怕得想哭也哭不出来。 「你不要这样,赶快拿下来,把绳子解开。 」她全身颤动并大叫着。 「你再乱动,蜡烛就会倒了,你看,在你下体的蜡烛已慢慢烧短了, 火焰也越来越大。 」「求求你,不要这样。 」「对了,这个地方受伤不好,就把这里的蜡烛拿下来, 我还想跟你再做一次爱。 」雅美没有说话。 宗明把自己的阴茎代替蜡烛,插了进去, 看着粘膜湿润立刻就有反应的女人的顽强。 「你放了我吧!原谅我吧!」被绑得全身动弹不得的雅美, 只说着这句话宗明却把它听成唱摇篮曲一般而感到兴奋。 他从来不曾听过雅美说出这种话,这是一种新的刺激, 他还想听到更多像这样痛苦的话。 「你原谅我吧!」在粘膜里膨胀的阴茎, 越来越硬粘膜好像是在表现她的意志般很紧。 宗明开始陶醉在这样的刺激里,当然,他刚才打的那通电话是假的, 完全是他一个人在演戏。 他也没有预料到,会带来这样富有刺激性的快感。 「啊!我要出来了。 」「哦!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宗明紧紧的抱住妻子, 开始射精了。 全身燃烧着嫉妒之火,而这把火就像是火灾放射机, 所放射出来似的。 此时,宗明陶醉在从来不曾体会过的快乐里。 然后,他爬起来,看着妻子黑色的阴毛,所包住花肉的裂缝, 像乳液一样流出白色的液体他用自己的舌头去舔以及花瓣。 雅美没有说话,这也是爱。 好像已看出宗明的意图,雅美一直不说话,也不理他。 宗明的阴茎又再度膨胀起来,他毫不犹豫的把它插入妻子的花芯中。 他想,在这种状态之下,不论多少次,他都能做下去。 宗明抽出硬硬的阴茎,把被爱液弄湿的阴茎凑近妻子的嘴边, 雅美毫不犹豫的把它含在口里。 他以为阴茎会被妻子咬断,可是,妻子却用舌头很温柔的舔吮, 就像在舔吮冰淇淋一样。 宗明看着妻子温驯的表情,认为这才是女人, 是男人眼中的女人宗明此刻才真正体会到,在过去夫妻关系中, 所未曾享受过的男人的喜悦。 如果他把妻子手脚松绑,让她自由,这种喜悦可能再也得不到了, 所以他很想让妻子永远处在这个状态。 「怎么样?好吃吗?」对着闭着眼睛在舔吮的妻子, 宗明好像要表现出男人气概若无其事的问她时, 妻子张开了有点肿肿的眼睛。 她的双眼冷冷的,毫无表情,有些像蝾螈, 雅美说: 「开玩笑!」这句话使宗明感到一股莫大的耻辱。 「什么!」宗明的手如鹰爪一般,伸向雅美的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