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王允眼见董卓有谋朝篡位的野心,网罗党羽, 广招义士更兼有天生神勇的吕布相助,因此便想布下美人局, 用美丽聪颖的貂婵为饵以连环计离间董卓和吕布两父子的关系。 但貂婵早为自己破爪,恐怕董卓不喜,故沈吟良久, 才想出一条计策于是就对貂婵说道︰「初生雄羔羊的尿泡小且薄, 如果内装鸡血再塞入你的阴户之中,当老贼和你交媾, 阳物初初插入之时你便运气丹田,驱动阴肌夹爆尿泡, 则鸡血泌出有如落红,老贼必以为你是处子之身矣!」貂婵鼓掌笑道︰「义父果然想得好计!」王允又道︰「董贼肥老猪猡, 行房必然诸多阻碍所以你必须违用老夫以前传授给你的床上性技, 尽量盘腿拱臀使老贼的阳物能尽根没入你的阴户, 再施以箝夹箍逼老贼定必其乐无穷,视你如珠如宝也。 」貂婵点头答道︰「这个贱妾晓得,现夜已深沈, 待贱妾最后一次陪义父安寝吧!」当下两人宽衣上床 因为离别在即貂婵又需试演性技,所以便施展浑身解数, 不消片刻王允便觉吃不消,龟头趐麻,精关洞开, 忙制止道︰「妙极正是如此,收紧阴肌, 老贼必定欢畅不已老夫已经快给你搾出阳精, 你且松一松慢慢玩个尽兴。 」原来王允自貂婵年幼时,就令她终日坐坛, 使具阴阜丰满圆润洞窟细小狭窄,又传她道家练气之术和阴柔之功。 其实,这种技艺,亦是妓院老 训练雏妓的基本功, 只不过貂婵受到王允的悉心教导功力特别精纯罢了。 王允蓄养官妓多年,自然特别有心得,否则貂婵虽美, 但董卓府中美女盈千再加上皇宫粉黛众多, 就未必会为她而同盖世英雄的吕布反目了。 计谋既定,王允便将家中珍藏的明珠数颗, 今良匠嵌造出金冠一顶差人密送与吕布。 吕布大喜,随即亲自到王允府第道谢。 王允将预备好的佳肴美食上桌,殷勤向吕布劝酒, 满口称赞董太师丰功伟绩吕布德勇兼备, 神勇无敌。 俗语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吕布闻言,自然欣喜畅饮。 王允见吕布半醉,便喝退左右随从,今婢女引貂婵艳妆而出。 吕布见貂婵衣袂飘飘,彷若仙女临凡一般, 一身绛色罗裙锦带束腰,更显得趐胸丰满, 隆臀圆浑。 加上淡扫蛾眉,薄搽胭脂,清丽而秀美, 不由看到眼都直了心痒痒地惊问道︰「此女是何人当真艳丽无双!」王允笑道︰「小女貂婵也。 她久慕将军你英勇盖世,故特来拜见。 」说着,便令貂婵为吕布斟酒。 貂婵献酒与吕布,暗送秋波,吕布接酒杯时亦故意用手指偷摸貂婵的手背, 两人随即眉来眼去。 王允见吕布已上钓,便佯醉道︰「老夫不胜酒力, 暂且告退让小女陪将军痛饮几杯。 」又对貂婵道︰「女儿,全家上下的福泽今后全靠将军哩!」貂婵假装羞人答答, 欲转身入内急得吕布坐立不安,想出口挽留, 又怕太唐突。 王允看在眼内,便对貂婵道︰「吕将军是老夫至友, 孩儿陪他坐坐无妨。 」貂婵于是盈盈坐在吕布身侧,殷勤劝酒。 吕布张口就干,眼光不离貂婵上下身。 王允暗暗拈须微笑,于是手指貂婵对吕布说道︰「老夫意欲为小女作主, 将其许配予将军为妻不知将军是否肯接纳」吕布闻言, 喜出望外纳头就拜,谢道︰「司徒如此错爱, 布当效犬马之报。 」王允扶起吕布,笑道︰「待择定吉日, 便送小女到贵府。 现老夫入内稍歇,你们两人好好相谈。 」吕布见王允离席入内,堂上悄无一人, 便放胆褛着貂婵的纤腰根不得马上同她交欢。 貂婵亦如小乌依人般斜靠在吕布怀中,含情脉脉地说道︰「贱妾能够伺奉将军, 当真三生有幸!」吕布见貂婵酒后双颊艳若桃李 趐胸急剧起伏不由越看越爱,慾念乘着酒意涌上心头, 褛着貂婵便要索吻。 貂婵仰起头,星眸半闭,任他吻了几口, 吕布见貂婵并不抗拒越发胆壮,伸手就去模她的乳房。 貂婵握着吕布的手,柔声道︰「贱妾早晚便是将军的人了, 届时任凭将军恣意痛惜现在恐防父亲出来,大家脸上不好看, 将军切莫急在一时误了好事。 」吕布这时已血脉贲张,手握貂婵的一对乳房, 虽隔着罗裳仍感到触手温暖柔绵而富有弹力, 更加心痒难熬遂气促促地说道︰「令尊已亲口将你许配予我, 就是见了亦没有关系。 」话香未已,却听到王允的咳杖声,只好住手。 王允由内室走出瘾堂,向吕布一揖,陪笑道︰「老夫本欲留将军在此住宿, 但恐董太师见疑反而不妙。 」吕布惟有婉言催促王允早择吉日,然后拜谢而去。 王允哈哈大笑地对貂婵道︰「吕布现已堕入计中, 必须吊吊他的胃口今他更加心痒胜,你现在随老夫入房, 试将羊尿泡放入阴中明日就请董贼来家中饮酒, 即时将你献兴老贼。 」貂婵点头称是,入到房中,便褪去下裳, 让王允将装有溪血的羊尿泡塞入阴户。 王允亲自试了两次,果然阳物甫入少许, 貂蝉就运劲下阴将尿泡夹爆,浑若处女破瓜。 翌日,王允便去拜谒董卓,趁吕布不在身侧, 伏地拜请道︰「卑职新近训练了一批歌妓 欲屈太师车骑到草舍饮酒作乐,未审钧意若何」董卓早就听说王允府中官妓色艺俱全, 已经很想见识只是末得其便。 现闻王允遨请,自然欣悦应允,于是率领持戟佩刀之甲士百馀人, 涪浩荡荡来到王允府中。 王允设华宴招待,又今众妓歌舞,董卓赞不绝口, 王允趁机今人带貂婵出来献歌。 董卓一见貂婵,果然晕其大浪,惊为天人, 当下手持酒杯看到双眼喷火说道︰「司徒真是艳福不浅!」王允媚笑道︰「她是卑职的小女, 年方二八名唤貂婵,若太师见爱,就请纳为小妾, 卑职荣甚福甚!」董卓大喜,再三称谢, 便命随从备车带貂婵回府。 貂婵趁更衣之时,将装有新鲜鸡血的羊尿泡塞入下阴, 然后走出画屏为董卓宽衣解带董卓亦急不及待地扯去貂婵的罗裙亵衣。 执料董卓身体之肥肿远远超出乎貂婵的想像, 但见他胸肌大过女人之乳房胸毛浓密粗长, 肚腹鼓胀双股粗如马大腿,胯间阳物却小如风肠, 几乎被肚腩所遮蔽不由得暗暗呕心。 董卓见貂婵的肌肤柔嫩如白锦,乳房圆润像玉杯, 双腿修长而均称阴毛疏落而有致,心中大是喜爱, 就像老鹰提小鸡般将她抱起在怀中哈哈笑道︰「美人, 你大概是上天送给我的仙女吧!不然哪有这般美丽, 我府中的数百佳丽和你一比简直变成了丑八怪!」貂婵虽然心中厌恶, 却强装笑颜献媚道︰「太师贵体亦伟岸如天神 贱妾能为太师舖褥登被实在万分荣宠。 」董卓环抱着貂婵,就像魔鬼在狎弄天使, 他的毛茸茸的手掌开始在揉捏貂婵的坚挺乳峰 血盆般的大口亦吻着她的后颈、中嵴。 貂婵只戚到全身汗毛在竖起,但为了不负义父的重托, 为了替国家铲除恶贼她只有强忍着,多年来苦心训练的媚术躯使她本能地施展风骚的魅力。 她开始像蛇一样在董卓肉腾腾的怀中蠕动, 双手从自己的胯问伸下去探索董卓那隐藏在肚肋下的风肠。 她终于在肉腾腾的肥膏中找到他的小鸟, 一手托着他毛茸茸的卵袋抚摸一手捏着他萎缩的阴茎轻轻搓抖。 她又用她浑圆而充满肉感的玉臀去磨擦董卓的小腹和双股。 董卓心里已充满了爱慾,血脉惭渐贲张。 可惜过多的脂肪和过度的酒色使他的小鸟久久无法恢复生机。 貂婵柔绵的小手不停地挑逗撩弄他的阳物, 见他仍然如死蛇烂鳝心中暗暗咒骂,但仍然狐媚地摆动玉臀, 用手捏着他的龟头在自已的便门和会阴处磨撩。 董卓见貂婵如此知情识趣,心中更加慾火高炽, 如果换作是其他的佳丽他已经喝今她们为他吹箫含卵了。 但他敬貂婵若天仙,不想太过轻侮她,所以只把双手从她乳峰向下游移, 经过平坦柔滑的小腹摸到她的阴阜。 他亢奋地揉着貂婵澧满圆润的三角地带, 轻轻捻着她的阴毛手指惭惭滑进她鲜嫩的两片莲辫之间。 貂婵由于担心塞在阴户里羊尿泡被夹爆, 所以双腿一直分张着跨坐在董卓的大腿之上 因此董卓毫不花费气力地就在她的销魂洞口撩拨 捻她的外阴唇揉她的阴蒂。 那阴蒂乃女人最敏感性慾重地,即使貂婵是训练有索的绝色美女, 而对方则是猪猡般的狂魔但要害被制,亦不禁一阵剧烈的痉孪, 忍不住仰首呻吟起来。 她的呻吟充满磁性的诱惑,震撼到董卓心旌摇曳, 哈哈淫笑着加紧揉搓。 貂婵一边娇啼,一边默默运劲,让掌心的热力散发在他的阴茎和卵袋上。 董卓的萎缩小乌终勃起了,全身的热血已经沸腾, 兽性大发地抱起貂婵放倒在锦褥上准备将肥肿的身躯压在她娇怯怯而又玲珑浮突的胴体上。 貂婵为了吊吊董卓的瘾头,亦为了使他对自己更加迷恋和痛惜, 便腻声媚叫道︰「太师且慢,让贱妾先为你吹奏一曲。 」她柔情款款地服伺董卓仰脸睡倒,将秀颊埋在他肥胖的胯间, 捏着他的龟头张开樱桃小口,吐出香舌细意地舔着。 她舔他的股沟,舔他毛茸茸的卵袋,又含着他卵核一吞一吐, 然后再含住硬挺的阳具施展深喉绝技,密密吮吸。 董卓虽然被千百个佳鹿啜过阳物,但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欢畅袂乐, 这一方面是由于貂婵的口技极佳另一方面亦是因为想不到像貂婵如此天姿国色, 竟心甘倩愿地为自己啜阳含卵心中不由又喜又乐地哈哈淫笑道︰「美人, 神仙妹妹老夫爽死啦!老夫一定重重赏赐你!」他的阳物不住在貂婵口里颤动, 精液似乎欲破关而出急得哌哌大叫道︰「美人, 快快住口老夫受不了啦!」却说貂婵伏在董卓肥过猪肚腩的小腹下, 替他啜阳含卵鼓起桃腮,运力勐吸,玉手又不停搓捏, 只乐得董老贼肥膏颤抖阳物弹跳,精关豁然洞开, 连忙唿貂婵住口。 貂婵亦觉察到董贼的阴茎在自巳口中怒胀震动, 青筋如蚯蚓般蜿蜓凸出表皮心知他已血液贲张, 行将射精于是便将阳物吐了出来,让它略微冷知, 否则就此今老贼玩完便不会使他体会到自巳的矜贵和可爱之处。 董卓的阳物脱出貂婵之口,被冷风一吹, 热力稍降方才松了一口气,见貂婵盈盈睡倒在自己身侧, 便转过身将她搂入怀中一手揉捏如的丰乳,一手抚摸她的降臀, 充满柔情蜜意地说道︰「美人你不只天姿国色, 又善解人意老夫有你追般温驯如小绵羊的娇娘陪寝, 当真胜过常年楚襄王之遇神女!」貂婵小鸟依人般偎在他肉腾腾的怀中 亦一手轻捻他的胸毛一手撩弄他的阳物,并将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 张口去啜他有若女人乳房的乳头。 董卓睡过数千佳麓,但只是让她们为自己吹萧啜核, 还从未试过给美女吮乳头的滋味那知经貂婵这一吮吸, 竟是心痒难熬其乐无穷,龟头又不克自制地弹跳起来, 哈哈淫笑道︰「炒极炒极,老夫只道女人的奶奶是性感重地, 殊不知男人亦如是。 好啦,投桃报李,让老夫亦含含你的玉峰如何」貂婵佯作羞涩地娇笑道︰「多谢太师怜爱, 贱体已属于太师所有当任凭太师恣意痛惜!」董卓于是张开满布长须的大嘴, 握住她充满抑力肉感的乳房将那若相思豆般的乳头含进口中吮吸, 其状实是滑稽。 其实,在古代着名性书《秘戏图考》中, 就曾将女人的舌底两窍称加「红莲峰」乳房称为「双 峰」, 阴户称为「紫芝峰」。 这三峰,只要是天生尤物,在动情之时都会泌出津液, 尤其是妙龄处女若天赋妙体,所泌出的津液极为滋补, 故性书写疽︰「唾精乳精,阴精,号称美人三精, 亦称三峰大药食之可益寿廷年。 」董卓是个采花大盗,色中狂魔,那会不知这种采阴补阳的秘诀当下又揉又啜, 貂婵本是天赋异秉的绝妙尤物再加上平日苦练性技媚术, 果然不消片刻就被董卓啜得双乳泌出晶莹甘香的玉露。 董贼以舌卷舔,由是对貂婵更加呵护备之。 是时,貂婵亦淫兴盎然,不停在董贼肥胖的怀中蠕动, 将坟起的阴阜在董贼的下体上磨擦口中不住吃吃娇笑。 董贼啜到口唇微酸,而阳物再次怒胀,便翻身将貂婵肛在床上, 那倾硕庞大的躯体压在貂婵娇怯怯的胴体上 活生生像一幅回教清裒寺所珍藏的猪神舆仙女的交媾图。 貂婵为了进一步讨得董贼的欢心,一边将栖桃小口凑向董贼的长须大嘴, 伸出香舌在他口中撩动一近用玉手轻捏他的龟头, 张开双腿扭腰拱臀,尽量迎纳。 执料董贼的肚腩大若即将临盆的母猪,阳物又短小, 所以龟头甫寒入阴户又随即滑出。 董卓业已淫兴勃发,虽急到手忙脚乱,但又心痛貂婵, 生怕将她挤坏强把双手性床,收腹蓄气, 竭力使屁股下挫。 貂婵心中暗自烦恶,口中却桀然笑道︰「太师勿急, 贱妾将锦枕埝在臀下就可行事了。 」董卓痛惜地说道︰「只埝一个枕头并不济事, 埝得太高又恐扭伤美人的纤腰!」貂婵腻声道︰「不妨事, 贱妾平日苦练歌舞腰肢已可屈曲自如。 」当下取过两个枕头,埝在臀下,将个下阴高高隆起, 手扶董贼的阴茎玉臀向上一挺,董贼亦顺势屁股下扎, 勉强将龟头迫进貂婵狭窄的阴户之中。 貂婵暗暗运力下阴,驱动阴肌挤压早前塞入其中的装上鲜鹞血之羊尿泡, 佯作痛楚痉挛地娇啼道︰「嗳呀喔哟……」董卓怜惜地说道︰「美人, 插痛你了是吗」此时他但觉胯下淋漓一片, 用手摸摸伸到面前一看血渍殷殷,欣然以为貂婵仍是处女, 越发喜爱亢奋心中暗道︰「身为官妓,如此婀娜窈窕, 竟然犹是处子定是上天赐舆老夫的尤物,既是天仙下凡, 其落红必定是至佳补物切切不可错过!」心念及此, 随即霍地坐起身将头埋在貂婵胯间,捋起胡须, 把嘴贴在貂婵阴户之上啧啧有声地吮啜起来。 貂婵没想到董贼居然变态到如斯地步,骇然惊问也︰」太师, 你做什么呀这可不折杀奴奴啦!」她一边抽起床头丝帕 假心为董贼抹去唇角和须髯的血迹一边偷偷伸手入自已阴户中, 掏出羊尿泡揉成小团送进口中吞下。 董卓意犹末足,又复将头俯下,吐出舌头伸进貂婵阴户里卷舔。 这一来,只舐到貂婵趐爽万分,心想反上计已得逞, 乐得自已受用便将玉臀摇动如筛箕,双腿尽量曲曲分张, 使娇嫩的阴户洞开任由董贼像狼狗般舐舔。 董贼一口又一口地咽下貂婵阴户的鲜血, 自以为服下玉女处子至宝哪知道所饮的全是鲜鸡血罢了。 不久,血已尽,舌已麻,而貂婵自己亦感到被舔得阴中有加万蚁搔动, 搔痒不已便双手捧起董卓的苍头皓首,娇嗲地说道︰「太师, 快快将你的如意神棒插入贱妾的牝户吧, 贱妾里面给你舔到痒死啦!」她又细意为董贼抹去残剩血愤 一手勾住他的颈项一干捉住他的龟头,冉次塞入自己的阴户。 董贼追时巳视貂婵如瑶台仙女,人问尤物, 便褛住她兴冲冲地抽插起来。 貂婵则暗暗连气丹田,施展阴柔功,驱使下阴肌夹挤董贼那细小的阳具。 她筛摆玉臀,将阴道一松一紧地律动着。 董贼因身躯肥肿如猪,虽斡过无数佳丽, 但因累赘不便兼且阳具短小,那曾享受过这般魂驰魄摇的无上上志乐, 不禁亢奋得气咻咻地捧着招蝉的玉臀喘叫道︰「美人 你不仅纤腰柔若无骨而且玉门狭窄柔韧,夹得老夫爽过神仙!呵呵, 呵呵呵老夫快活得就要升仙啦!」貂婵聪他亢奋到气喘如猪嚎, 越发施展风骚狐媚之术手抚董贼的背嵴,淫荡她浪叫道︰「太……太师, 你……你根本不是人你……你本……本就是天神!噢噢, 贱妾肉躯凡体怎禁得你……你这般神威呀噢噢, 贱妾就快乐死了贱亦要陪太师一齐升仙啦!」。